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強暴性感小姨子真是過癮
強暴性感小姨子真是過癮

強暴性感小姨子真是過癮

“小少爺,你一定要跟我們回去,韓家現在需要你來主持大局。”
  “你父親病危,哥哥不在,現在只有你才能夠撐起韓家。”
  “你奶奶說了,務必讓我們把你帶回去。”
  云城梓桐街,韓三千拎著一個禮品盒,穿著路邊攤買來的衣服,神情漠然。
  “我從小不會花言巧語,討不得她的歡心。哥哥深受寵愛,奶奶怕我搶走哥哥繼承人的位置,把我趕出韓家。”
  “入贅蘇家三年,受盡屈辱,韓家何時有過只言片語的關心。是她逼我離開韓家,現在一句話又要讓我回去,當我韓三千是一條狗嗎?”
  “我現在只想安安靜靜的當一個窩囊廢,誰他媽也別來打擾我。”
  韓三千邁著大步離開,留下一行人面面相覷。
  蘇家,云城一個二流世家,三年前韓三千落魄如狗,是蘇家老爺子親指婚約,當時一場婚禮驚動整個云城,不過轟動的原因卻是因為蘇迎夏嫁給了一個不知名的廢物,淪為整個云城笑話。
  韓三千的真實身份,只有蘇家老爺子一人知曉,可是婚禮兩個月之后,蘇家老爺子因病去世,自此韓三千的身份無人知曉,而他,也坐實了無用廢婿的身份。
  三年來,韓三千受盡冷嘲熱諷,冷眼相待。不過這些和被趕出韓家這件事情相比,后者更是涼了人心。
  他已經認了,脊梁骨被人戳久也成了習慣。
  今天是蘇家老奶奶的壽辰,韓三千精心挑選了一份禮物,價值不高,注定會被人嘲笑,不過兜無二兩銀,他能做到的,也就這么多。
  至于剛才發生的那件事情,韓三千內心平靜無波,甚至有點想笑。
  他哥哥巧舌如簧,雖然能討得奶奶歡心,可為人卻是囂張跋扈,生活混亂,出事是遲早的。
  說不定,這是天要亡韓家。
  可是跟我有什么關系呢?我不過是蘇家被人唾棄的上門女婿而已。
  回到蘇家別墅,一個靚麗的身影站在門口,焦躁不堪。
  蘇迎夏,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韓三千有名無實的老婆,也是因為她足夠優秀,所以三年前的婚禮才會成為笑話。
  韓三千三步并作兩步,小跑到蘇迎夏身邊,說道:“迎夏,你在等誰呢?”
  蘇迎夏充滿厭煩的看了一眼韓三千,說道:“給奶奶的禮物準備好了嗎?”
  韓三千揚了揚手里的禮品盒說道:“準備好了,我花了很大的心思才選到的。”
  蘇迎夏連看都沒看一眼,三年前也不知道爺爺發了什么神經,非要讓她和韓三千結婚,而且還讓韓三千當上門女婿。
  更讓蘇迎夏不解的是,爺爺去世前還握著她的手,告誡她不要瞧不起韓三千。
  三年了,蘇迎夏想不明白這個廢物有什么值得爺爺另眼相看的地方,要不是顧忌蘇家名聲,她早就想和韓三千離婚了。
  “等會兒你別亂說話,今天所有的親戚都會到場,免不了對你冷嘲熱諷,你給我忍著,我不想因為你丟臉。”蘇迎夏提醒道。
  韓三千笑著點了點頭,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看到韓三千的表情,蘇迎夏恨不得一頭撞死,他沒有背景,有點真本事也行啊,可是整整三年了,他在家里,除了掃地洗衣服做飯,從來沒有干過其他事情。
  蘇迎夏對自己的態度,韓三千沒有半點不滿,因為兩人在沒有任何感情基礎下結婚,而且還是嫁給他這個廢物,對蘇迎夏來說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所以他能夠理解蘇迎夏。
  兩人走到客廳里,蘇家親戚幾乎已經全部到場,熱鬧非凡。
  “迎夏,你可算是來了。”
  “今天奶奶生日,你怎么來得這么晚。”
  “不會是去給奶奶準備什么驚喜了吧。”
  親戚熱絡的和蘇迎夏打著招呼,完全忽略了韓三千的存在。
  習慣了當背景板的韓三千也不在意,被忽略了才好,免得有人拿他當笑話看。
  不過總有人對他不滿,蘇迎夏的堂哥蘇海超,每一次見面,必然會刁難韓三千,而且把韓三千貶得一文不值。甚至韓三千在云城的廢婿名號,都是蘇海超一手促成的,經常在外面說些韓三千的壞話。
  “韓三千,你這手里拿著的,不會是給奶奶的禮物吧?”蘇海超一臉笑意的看著韓三千,這么大點的東西,還用禮品紙包著,一看就是廉價貨。
  “是啊。”韓三千大大方方的承認道。
  蘇海超嗤笑道:“這是個什么東西,不會是從路邊攤買來的吧?”
  韓三千搖著頭,說道:“從禮品店買的。”
  雖然實誠,不過他這番話卻是引起了哄堂大笑,蘇迎夏表情凝固,沒想到這才剛到家里,她就要因為韓三千丟臉了。
  不過通常這種時候,蘇迎夏都是不說話的,她把自己和韓三千當作兩家人,韓三千怎么丟臉她不管,只要不把話題扯到她身上就行。
  “你是來搞笑的嗎?奶奶今天八十大壽,你準備禮物,這么不用心嗎?”蘇海超走到客廳的茶幾旁,上面擺滿了各種精貴的禮物,一看就價值不菲,和韓三千的禮品盒相比,簡直就是云泥之別。
  “看看我給奶奶送的什么,陳年普洱,知道這餅茶多少錢嗎?八十八萬。”蘇海超得意的說道。
  “呵呵,真好。”韓三千看了一眼蘇迎夏,之前蘇迎夏已經告誡過他了,少說話,所以他也是惜字如金的回答。
  蘇海超擺明想用自己的禮物在韓三千面前秀優越感,繼續說道:“從這餅茶上面扣點渣渣,都比你的禮物貴,你說是吧,渣渣。”
  韓三千笑而不語,整個客廳里充斥著嗤笑的聲音。
  雖然蘇迎夏打定主意不參合韓三千的事情,可說到底,韓三千還是她的老公,有證有婚禮,哪怕這三年以來她從來沒有讓韓三千碰過,沒有夫妻之實,但韓三千當著這么多親戚的面丟臉,她面子上也過不去。
  “蘇海超,差不多行了,你有錢是你的事,送多貴的禮物跟我們沒關系,不用拿出來顯擺。”蘇迎夏一臉不悅的說道。
  韓三千驚訝的看著蘇迎夏,整整三年以來,這是蘇迎夏第一次幫他說話。
  “顯擺?迎夏,你這話可說錯了,我有必要在一個廢物面前顯擺嗎?我只是覺得他不重視奶奶的壽辰而已,還有你,他不懂事,沒錢送禮,難道你就不知道幫襯一下,反正這個廢物也是吃軟飯的。還是說,根本就是你不重視奶奶的壽辰?”蘇海超冷笑道。
  “你……”蘇迎夏面紅耳赤,她家里在蘇家地位最低,也是生活條件最差的,動輒幾十萬的禮物,她還真拿不出手。
  這時候,韓三千突然站起身,走到蘇海超身邊,在普洱上嗅了嗅。
  “你干什么,這是給奶奶的禮物,是你這個廢物能聞的嗎?”蘇海超憤怒的說道。
  韓三千眉頭微皺,說道:“普洱越陳越香,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市場上年份越久的普洱,價格就會越貴。可正因為如此,很多商販會利用年份造價,刻意抬高價格。”
  “普洱還分生茶和熟茶,你手里這餅茶葉以青綠墨綠為主,可以判斷為生茶。生茶有著熟茶不可比擬的口感,可新制生茶卻有著茶葉咖啡堿,對人體腸胃有很大的刺激性,需要長時間的陳放,陳放周期越長,含量也會越少。”
  “但是你手里這餅茶,由于刻意做舊,陳放周期遠遠不夠,喝了之后,必然會對身體產生危害。”
  “我是渣渣不錯,可你以次充好,甚至還要危害奶奶的身體健康,豈不是比我更渣。”
  韓三千擲地有聲,指著蘇海超,整個蘇家別墅,寂靜無聲!
  第二章 顛倒黑白
  “你放屁,奶奶這兩年已經不喝茶了,我怎么可能會害她。”蘇海超滿臉惶恐的說道,一副急于辯解的樣子,反而讓人覺得他心里有鬼。
  “哦,原來是這樣。”韓三千點著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原來你知道奶奶不喝茶,所以才以次充好來蒙騙她老人家,八十八萬,進了你自己的口袋吧。”
  蘇海超眼神飄忽,一副心虛的樣子,因為韓三千的話全說中了,他的確是以次充好,想為自己家掙點面子,而且奶奶現在不喝茶,在他看來肯定不可能發現這件事情。
  沒想到想在韓三千面前顯擺,讓眾親戚看看韓三千的笑話,卻被韓三千戳破了他的謊言!
  “你這個廢物說的話,就跟編故事一樣,就憑你也懂茶嗎?”蘇海超強裝鎮定的說道。
  剛才還對蘇海超有所懷疑的親戚們,聽到這句話才驚覺自己差點被韓三千忽悠了。
  他一個吃軟飯的家伙,怎么可能懂得這些高端的產品呢?
  “韓三千,你不懂就閉嘴,別污蔑海超。”
  “是啊,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么貨色,裝什么專業人士,你分得清什么是好壞嗎?”
  “你只分得清鹽和味精吧,畢竟是家庭煮夫。”
  又是一陣哄堂大笑,格外的刺耳。
  韓三千也不辯解,在韓家的時候,他曾結識過一位茶道的專業人士,而且也是一名茶餅收藏家,他對于茶的了解,在場沒有任何一個人比得過。
  但隔行如隔山,給這些什么都不懂的人解釋再多也沒用。
  “什么事情這么熱鬧。”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蘇家老太太終于現身了。
  一眾親戚紛紛起身,態度恭敬無比。
  自從蘇家老爺子去世之后,蘇家老太太掌控大權,其地位就像是慈禧一樣,蘇家任何大小事務,都必須經過她的決定,蘇家親戚能有今天,也全是掌握在蘇家老太太的手里。
  有人巴望著蘇家老太太趕緊死,他們才能夠分得實權在手,可蘇家老太太身體硬朗,最近幾年可能是如不了那些人的愿了。
  “奶奶,蘇海超給你送了一餅陳年普洱,你看看是真是假。”蘇迎夏看了一眼韓三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相信了韓三千的話,或許她內心里,也希望能夠拆穿這個謊言。
  蘇海超一聽這話,頓時慌了。
  旁人看不出這茶的真假,可是奶奶喝了幾十年的茶,肯定能看得出來,讓她來辨真偽,豈不是送頭上鍘刀嗎?
  “是嗎?拿來我看看。”蘇家老太太說道。
  蘇海超一臉悲壯,就像是上刑場一樣,把茶餅遞給了老太太。
  蘇迎夏想為韓三千爭點功勞,趕緊說道:“這是三千看出來的。”
  蘇家老太太滿臉褶子露出不悅的神情,蘇海超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父母也是臉色慘白,這要是真送了個假貨,老太太不高興記上一過,他們今后能分得的財產恐怕都要少一截啊。
  蘇迎夏看了韓三千一眼,心想他總算是為家里做了點事情,要是被奶奶夸了,今后對他的態度,可以稍微的和善一些。
  但蘇家老太太接下來的話,直接給蘇迎夏潑了一盆涼水。
  “這是真的,你為什么要污蔑海超?”老太太直視著韓三千,質問道。
  韓三千一愣,這餅茶明顯有問題,他知道老太太是個非常懂茶的人,怎么可能會看不出來呢?
  蘇海超也愣住了,居然蒙混過關了嗎?難道是奶奶年紀大,老眼昏花了?
  “奶奶,你再仔細看看,這茶……”
  韓三千還想解釋,老太太厲聲打斷道:“你的意思是我年紀大了,眼睛不好使,連真假都分不出來了?我說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
  “韓三千,奶奶都說是真的了,你還廢什么話。”
  “媽,您別生氣,韓三千本來就是個什么都不懂的人,在您面前裝內行,不知所謂。”
  “韓三千,你還不給海超道歉。”
  韓三千看著老太太,臉上突然露出了苦笑。
  不是她沒有看出來,而是她不想拆穿自己的孫子而已。
  也是,我只是個外人,是你們眼中的廢物入贅,又怎么可能因為我而傷了蘇海超的面子呢。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響起。
  蘇迎夏咬牙切齒的看著韓三千說道:“我就不該對你抱半點希望。”
  臉上火辣辣的疼,由于蘇迎夏指甲太長的原因,韓三千臉上劃出了幾道血痕。
  韓三千猛然間握緊了拳頭,可是看著蘇迎夏眼眶泛淚的樣子,又松開來。
  她所受的委屈,不就是因為自己嗎?有什么理由跟她發火。
  三年來,他承受了許多的罵名和羞辱,蘇迎夏又何嘗不是呢?
  對他來說是磨難,可是對蘇迎夏來說,更是天降橫禍。
  “對不起,是我看走眼了。”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感覺自己臉都被韓三千丟光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要不是他多嘴,事情也不至于鬧到這么難堪的地步。
  “你跟我道歉有什么用,給海超道歉。”蘇迎夏說道。
  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走到蘇海超面前,低著頭說道:“對不起。”
  蘇海超嘴角噙笑,附在韓三千耳邊輕聲說道:“你以為奶奶沒有看出來嗎?不過我是她老人家的孫子,而你,只是一個廢物贅婿而已,就算是假的,她也會幫我。”
  蘇海超得意的語氣對韓三千來說尤為刺耳,可老太太顛倒黑白,一口認定茶餅是真的,韓三千也無可奈何。
  這個小插曲的發生,并沒有讓韓三千在蘇家的地位變得更低,因為他是人人眼中的廢物,地位已經是最低了。
  只是對蘇迎夏來說,這件事情非常難以接受,不過她難以接受的并不是韓三千讓她丟臉。
  當蘇迎夏冷靜下來之后,她才發現了一個問題,茶的真假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太太根本就不可能幫韓三千說話,也就意味著哪怕韓三千真的看出茶有問題,而茶也的確是假的,奶奶也會護著蘇海超。
  快到吃午飯的時候,蘇迎夏走到韓三千身邊說道:“我欠你一巴掌,你想要,隨時都可以拿去。”
  “一個巴掌都要還我?”韓三千苦笑道。
  “我不想欠你任何東西,你也知道,我們之間注定會離婚,只是時間遠近而已。”蘇迎夏說道。
  韓三千看著蘇迎夏走向餐廳的背影,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說道:“你希望我改變嗎?這世上,只有你才能讓我改變。”
  蘇迎夏笑著轉頭,笑意,很凄涼。
  “你別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在蘇家,你永遠也不可能得到重用,更何況,你也不是什么懷才不遇的人。”
  午飯時間,餐廳以家族身份重次之分入座。
  韓三千這種入贅女婿的身份,自然被分到了最小的一張桌子上,也是距離蘇家老太太最遠的,而且和韓三千同桌的人,全是蘇家上下的傭人和清潔工。
  正吃著飯,一個人慌慌張張的跑進了餐廳。
  “老奶奶,有人送禮來了。”那人對蘇家老太太說道。
  蘇家老太太的壽辰,并沒有請外人,而且歷年來都是如此,更何況蘇家在云城,只是個二流世家而已,并不會有人刻意討好他們。
  “是什么人?”蘇家老太太問道。
  “說是,什么韓家,我也不知道,以前沒見過。”那人說道。
  韓家?
  在場姓韓的,只有韓三千,可是除了蘇迎夏看了一眼韓三千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沒有把姓韓和韓三千聯系在一起。
  第三章 好
  “鳳凰于飛,金梳子一把。”
  “鳳凰來儀,金鳳簪一支。”
  “吉祥如意,玉算盤一個。”
  “乘龍配鳳,金手鐲一對。”
  “鴛鴦戲蓮,金碗筷一副。”
  ……
  聽著禮品清單,蘇家人面面相覷,這哪是給蘇家老太太送禮啊,根本就是聘禮!
  “現金彩禮,八百八十八萬。”
  蘇家眾人目瞪口呆。
  當鮮紅的百元大鈔擺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整個蘇家餐廳里,鴉雀無聲,只能聽到些許急促的呼吸聲。
  八百八十八萬,對于蘇家這種二流世家來說,這樣的彩禮錢幾乎已經是天文數字。
  蘇家老太太拄拐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到報禮人面前,神色激動的問道:“請問,你們是什么人,又是看上了我蘇家哪位閨女。”
  一聽到這話,幾個沒有成婚的蘇家后輩女子激動得面紅耳赤,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可是能拿出這么驚人的聘禮,那必定是個豪門啊,嫁入豪門,可是她們做夢都在想的事情。
  蘇迎夏臉色慘白,她是唯一一個已經出嫁的蘇家女子,也就是說,其他人都有機會,唯獨她沒有這種可能性。
  “我只負責送禮,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送禮人來得快,去得也快,一點信息都沒有留下。
  蘇家眾人看著金燦燦的黃金玉石,以及紅艷艷的八百八十八萬現金,不少人已經開始流口水了,這要是自家閨女被看重,豈不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今后整個蘇家,都得仰仗他們。
  “這肯定是我,我可是蘇家最漂亮的女人。”這時候,有一個身材非常性感的女人開口說道。
  “喲喲喲,哪來的自信,現在正主指不定是誰呢,要不要這么迫不及待。”
  “是啊,我們都有機會,怎么就一定會是你呢,我看啊,這位富家少爺,故意賣弄玄虛,說不定就是看上我了呢。”
  幾個后輩女人爭鋒相對,一家人頓時四分五裂。
  “你們別爭了,都有機會,不過可惜了,有個人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蘇海超說這句話的時候,刻意看了一眼蘇迎夏。
  在場的人都知道他說的是誰,紛紛笑了起來。
  “對對對,我們已經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了。”
  “韓三千,這可要謝謝你啊。”
  “要不是你,我們還得多一個對手呢。”
  韓三千低著頭,表情陰沉,甚至帶著一絲猙獰,這些人不知道韓家是誰,但他卻非常清楚。
  彌補嗎?
  整整三年了,我韓三千需要嗎?
  “別爭了,這些東西我先保管著,等送禮的人親自出面之后,知曉了誰才是他看中的人,我自會把這些聘禮給誰。”蘇家老太太一錘定音,其他人也就不再爭執了。
  吃過午飯之后,蘇迎夏一家三口沒有等韓三千,自己開著車走了,因為這件事情讓他們丟盡了顏面。
  想當初韓三千入贅,別說聘禮,連彩禮錢都沒有,今天看到這樣的大手筆,他們心里又怎么可能不嫉妒呢?
  回到家里,蘇迎夏把自己關在房間里。
  蘇迎夏母親蔣嵐一臉憤怒的對蘇國耀吼道:“你看看人家,再看看我們家,這就是差距。”
  “要不是你沒用,老爺子怎么可能讓韓三千入贅到我們家。”
  “老娘我當年真是瞎了眼,本以為嫁進蘇家可以過上好日子,沒想到落在你這個廢物手里,老爺子從來就沒有想過把蘇家的繼承權給你。”
  “看看其他人,各個住別墅,電梯公寓,我還跟你擠在這個爬樓梯的破小區里。”
  “蘇家兒媳說出去倒是好聽,可是攤上你這么個沒用的廢物,鬼知道我過的是什么苦日子。”
  蘇國耀低著頭,不敢反駁,他是個典型的妻管嚴,而且也知道自己沒用,根本不敢在蔣嵐面前發脾氣。
  蔣嵐的強勢,導致了蘇國耀更加沒用。
  “我不管,馬上讓迎夏和這個廢物離婚,你蘇家的面子跟我沒關系,我只想過好生活。”
  蘇國耀弱弱的說道:“爸當年警告過我,不能讓他們離婚,而且這件事情整個云城都知道,現在讓他們離婚,不是鬧笑話嗎?”
  蔣嵐開始撒潑打滾,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坐在地上,痛哭道:“蘇國耀,你這個沒有用的東西,我怎么會嫁給你這個窩囊廢,老娘上輩子是造了什么孽,你難道要為了蘇家的面子,毀了我們一家人,毀了迎夏下半輩子的生活嗎?迎夏每天跑工地,難道你就不心疼?她是個姑娘家,可臟活累活,你那些親戚全讓她去做。你不心疼我,也應該心疼心疼自己的女兒啊。”
  蘇家是做建材生意的,跑工地是常事,這些活之所以會全部落在蘇迎夏的頭上,的確是因為他們家在蘇家地位最低,
  蘇國耀難掩痛苦之色,他知道,的確是因為自己最沒用,所以當初老爺子才會把韓三千塞給他們,這一切他要承擔大部分的責任。
  但是離婚這件事情,他說了不算,老太太寧愿讓蘇迎夏和韓三千窩囊一輩子,也絕不可能因為這件事情而讓蘇家丟臉。
  當年的婚禮已經是一個笑話,好不容易三年過去,這件事情被人漸漸遺忘,要是離婚,這事必然會被人當作茶余飯后的笑料,老太太怎么可能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韓三千走到門口,聽到家里傳來的哭鬧聲,坐在階梯上,掏出一支香煙,騰升的煙霧抹不去韓三千眼里的冷意。
  一支煙抽完,韓三千準備進門,可是里面卻傳來了蘇迎夏的聲音。
  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的蘇迎夏突然走到客廳,看著苦惱的蔣嵐以及一臉痛苦的蘇國耀,說道:“我不會跟他離婚。”
  “女兒,你是不是瘋了,難道你要跟這個窩囊廢過一輩子?”在蔣嵐看來,蘇迎夏應該是最希望離婚的,可她現在卻這么說。
  “我沒瘋,整整三年,他雖然沒有出息,可是這三年時間里,他在家里沒有過一句怨言,掃地做飯哪件事情不是他做的,哪怕是養一條狗也會有感情,更何況是一個人呢?”
  “我看不起他,但是我不恨他,這件事情是爺爺決定的,就算要恨,我也只恨爺爺。”
  “而且奶奶不會讓我們離婚,她把蘇家的顏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門口,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笑了,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在蘇迎夏心里,原來并不是那么不堪,至少這個女人對他有一定的感情。
  原來恨的極端,真的會產生愛啊。
  “迎夏,委屈你了。”蘇國耀嘆著氣說道。
  臉頰兩行清淚的蘇迎夏搖著頭,倔強的說道:“我不委屈。”
  一直以來,蘇迎夏也覺得自己會和韓三千離婚,甚至今天還對韓三千說過,他們遲早會離婚。
  可是當這個問題真正擺在蘇迎夏面前的時候,她才發覺,那個沒用的男人,其實在這三年時間里,已經進入了她的內心,他們沒有過牽手,甚至公眾場合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
  可這個男人,在她床下睡了整整三年,這是一段怎么也抹不去的感情。
  “我只是自己不爭氣而已,竟然會真的喜歡上他。”蘇迎夏咬著發白的嘴唇說道。
  這時候,韓三千打開門,走到客廳里,看著梨花帶雨的蘇迎夏,伸手抹去她臉上的淚痕。
  “韓三千,你說只有我才能改變你。”
  “不錯。”
  “我不想再被人看不起,不想再成為別人的笑話,我要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后悔。”
  “好。”
  韓三千簡練的回答了一個字,轉身離開。
  第四章 是因為她
  半島酒店,某總統套房。
  韓三千對面坐著一個婦人,妝容精致,穿金戴銀,舉手投足間展露著一股貴婦氣質。
  “三千,你肯來見我,我很高興。”婦人名施菁,韓三千的母親。
  面對三年未見的親生母親,韓三千內心卻毫無波動,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誰能想到,我這個被忽略的韓家小兒子,還有派上用場的一天呢?我沒想到,你也沒有吧。”韓三千嘴角上揚,帶著淡淡的笑意。
  “三千,我知道三年前的事情對你來說很不公平,可這是你奶奶決定的,我也沒有辦法。”施菁情緒有些激動的說道。
  韓三千搖著頭,說道:“三年?原來在你眼里,不公平僅僅是三年前而已?”
  “十三年前,他十二歲,生日蛋糕上只有他的名字。你們都替他高興,可是你們忘了,我僅僅比他小了五分鐘而已,從那時候開始,不公平就已經降臨在我頭上,整整十三年,他用一張嘴征服了你們所有人。而我呢?不管我怎么努力,不管我在學校成績有多優秀,你們從來沒有看在眼里。”
  “如果不是他坐牢,你會來看我一眼嗎?”
  “如果不是韓家無人繼承,你還會想到這世上有個人叫韓三千嗎?”
  “她不配當我奶奶,你,也不配當我媽。”
  施菁聽到這些讓她無法反駁的話,掩面而泣。
  “韓家欠我的太多,我要一一拿回來。”
  “她說了,她不想被人看不起,不想再成為別人眼里的笑話。”
  施菁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著自己的情緒,說道:“云城將會成立一個新的公司,由你全權負責。”
  “呵呵,這是她對我的考驗嗎?就算是韓家青黃不接,她依舊在懷疑我的能力?”韓三千目光如炬的看著施菁,新的公司,說得好聽點讓韓三千當老板,可韓三千知道,這不過是她奶奶為他設下的一重考驗而已,只有把云城的公司做好,他才有機會繼承韓家。
  施菁點了點頭,沒說話。
  “行,我會讓她知道誰才有資格繼承韓家,讓她知道小看我的后果。不過這一切,我并不是為韓家而做,而是為了她。”
  當韓三千離開酒店房間之后,施菁拿出了電話。
  “媽,他答應了。”
  “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不然我就算是把韓家所有財產捐出去,也不會給他留一分錢。”
  施菁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為不只是韓家老太太,哪怕是她,也更看重韓三千的哥哥,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這一輩子也不會來云城。
  第二天,一個重磅消息在云城掀起驚濤駭浪。
  燕京韓家要在云城設立新公司,作為華夏房地產行業巨頭,必然能大力推動云城發展,無數雙眼睛盯著韓家的新公司,希望能夠尋求合作。
  三天后,韓家正式在云城掛牌,弱水房產。
  正當人們在奇怪韓家新公司的名字為什么這么怪異的時候,一顆巨石再次砸下。
  弱水房產買下了城西所有未開發的荒地,要打造出一個全新的城區,沒有人會懷疑弱水房產的實力,甚至消息一出,就有很多人認定了今后的云城,城西將會是最繁華的地方。
  一時間,弱水房產的公司門欄都快被踏破了,無數合作找上門,希望能在城西分一杯羹。
  蘇家經營著建材生意,自然也想分一塊蛋糕,而且有人懷疑燕京韓家,就是送聘禮的韓家。
  這可是把蘇家那幾個沒有結婚的女人高興壞了,興奮得幾天幾夜沒有睡好覺,畢竟嫁入燕京韓家這件事情的誘惑力實在太大。
  只可惜這件事情很快就被否定了,因為蘇家上門尋求合作,不管誰出面,都被弱水房產拒絕,而且拒絕得非常痛快。
  這天,蘇家所有親戚到場,在公司里開了一個內部會議。
  蘇家老太太坐在董事位置,看著焦頭爛額的親戚,開口說道:“這一次我們的競爭對手不少,但是你們應該清楚,一旦能夠和弱水房產達成合作,對蘇家來說好處有多大,甚至有可能讓我們成為云城一線家族,所以我們絕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媽,我們所有人都試過了,連弱水房產的老板都沒見著。”
  “是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弱水房產八字不合。”
  “看來給咱們送聘禮的韓家,根本就不是燕京韓家。”
  眾人垂頭喪氣,蘇家老太太怒其不爭的說道:“現在你們已經把無能推給八字不合這種無稽之談了嗎?弱水房產一日沒有決定好合作方,我們蘇家就有機會,沒有見著,就去公司門口等著,每個人輪流一天。”
  每個人輪流一天,就站在弱水公司門口,這不是給人看笑話嗎?
  在場的蘇家親戚個個都是好面子的人,這種丟臉的事情他們可不愿意去做。
  蘇迎夏低著頭,這一幕正好被蘇海超看見,心中冷笑,這種苦力活她去干做合適,還想躲?
  “奶奶,迎夏最近沒什么工作,我們手里的活很多,要不就讓她一個人去吧。”蘇海超提議道。
  這句話頓時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
  “對啊,反正蘇迎夏也沒事情做。”
  “總不能讓她在公司里當米蟲吧,既然要靠公司吃飯,自然就要為公司賣力。”
  “這件事情讓她去做,最合適不過。”
  蘇迎夏低著頭可不是在躲,而是手機振動,有人給她發來了信息。
  信息是韓三千發來的,內容也很簡單。
  爭取機會,和弱水公司談合作。
  蘇迎夏不知道韓三千為什么要發這樣一條短信給她,其他人都碰了一鼻子灰,難道她出面就能夠談妥嗎?
  “迎夏,你愿意嗎?”蘇家老太太目不斜視,看都沒看蘇迎夏一眼。
  蘇迎夏對于這種苦力活已經習以為常了,凡是完不成的任務,要背黑鍋的事情,哪一次不是她去做的。
  “奶奶,我愿意。”蘇迎夏說道。
  金海超得意一笑,說道:“迎夏,你可別偷懶,要是錯過了見弱水房產老板的機會,你可承擔不起。”
  “不錯,這可是我們蘇家的機會,你別嘴里答應得痛快,實際上卻偷懶。”
  “要不這樣吧,找個保安跟著她,免得她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聽著這些話,蘇迎夏恨得咬牙切齒,她也是蘇家的人,可是坐在這個會議室里,卻被當作外人對待,還要人監視她?
  “鑒于她以前辦事不利的前科,我覺得找人跟著她這個提議很好。”
  “我也這么認為。”
  一幫親戚全部都在點頭,蘇家老太太也認同,說道:“既然這樣,你就帶一個人在身邊吧,有什么事情,也好幫你分擔一下。”
  蘇迎夏捏著拳頭,非常不服氣,想到韓三千給她發來的信息,沖動之下脫口而出:“你們放心,我不會偷懶,我會把這個合作談下來。”
  這話一出,整個會議室瞬間安靜了下來,可很快就響起了嘲笑的聲音。
  “蘇迎夏,你不會是腦子抽風了吧,我們都沒有辦到的事情,憑你能做到?”
  “哈哈哈哈,這是本年度我聽到的最大笑話,快笑死我了。”
  蘇海超眼前一亮,抓住了把蘇迎夏一家人踢出局的機會。
  雖然蘇迎夏一家不受重視,可她終究是蘇家人,今后奶奶死了,必定會分掉一些家產,但是能夠把蘇迎夏踢出蘇家,分財產的人可就少了一個。
  “蘇迎夏,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要是做不到怎么辦?”蘇海超說道。
  蘇迎夏說出口其實就后悔了,可是她現在反悔,必定會真的成為笑話。
  “你要是辦到了,我今后給你端茶倒水,叫你一聲夏姐。你要是做不到,滾出蘇家,怎么樣?”
  “好。”
  第五章 對不起
  “老板,來包煙。”
  “你每天都是這么準時。”
  蘇家公司街對面的小賣部,老板一臉感嘆的看著韓三千。
  三年前的某天,這個年輕人會非常準時的出現這里,三年如一日,風雨無阻。剛開始老板還覺得奇怪,后來漸漸察覺,每當蘇迎夏離開公司之后,他也就會離開。
  對于韓三千的身份,老板有大概的猜測,不過沒有點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這位蘇家贅婿,被整個云城當作廢物,或許他也不想別人知道他的身份吧。
  “反正也是閑著。”韓三千笑著道。
  老板是個中年人,對于韓三千的執著非常佩服,三年來,每天四點半準時出現,就這么默默的守護在蘇迎夏身邊。
  “打算什么時候接她下班?每天這么看著,也不是一回事啊。”店里沒客人,老板和韓三千閑聊了起來。
  韓三千望著蘇家公司大門,淡淡一笑:“還不到時候。”
  “小兄弟,有句話,不知道能不能說。”老板問道。
  “當然可以。”
  “我看你,也不像是普通人,怎么……怎么會入贅蘇家呢?”老板雖然沒有火眼金睛,但每天接觸很多客人,在他眼里,韓三千和別人不同,說不上來什么感覺,老板就是認為他不應該是那些人口中的廢物。
  “有血有肉,吃喝拉撒睡一樣不能少,當然是普通人。”韓三千說道。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老板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忍受這么多非議,要是換做我,早就崩潰了。”
  崩潰?
  韓三千笑了笑,他作為廢物棄子,入贅蘇家,蘇迎夏都沒有崩潰,他哪有資格崩潰。
  在旁人眼里,韓三千忍辱負重。
  但是在韓三千眼里,蘇迎夏受到的嘲諷,比他嚴重多了。
  “我忍受的,跟她相比不值一提。”韓三千說道。
  老板嘆了口氣,不再多說什么。
  等到蘇迎夏下班之后,韓三千和往常一樣,跟老板告別,騎著小電瓶揚長而去。
  蘇迎夏站在公司門口,直到韓三千的身影消失。
  三年來,韓三千每天等著蘇迎夏下班。
  而蘇迎夏,也是等到韓三千離開才會上車。
  回到家里,當蘇國耀把會議上發生的事情告訴蔣嵐之后,蔣嵐就像是瘋了一樣。
  “蘇迎夏,你是不是瘋了,你想沒想過,被趕出蘇家,我們以后還怎么生活。”
  “蘇海超故意激你,他安的什么心難道你還不清楚嗎?”
  蘇迎夏一臉淡然的說道:“他不想我們分蘇家的財產。”
  蔣嵐聽到這句話,氣得臉色鐵青,吼道:“既然你知道,為什么要答應,他們都沒有搞定的事情,你憑什么能夠做到。”
  蘇迎夏現在心情非常復雜,她相信了韓三千,可她卻不知道自己這么做究竟是對是錯。
  雖然她們家在公司地位很低,可老太太撒手人寰,怎么也能分到一筆錢,要是被趕出蘇家,可就什么都沒有了。
  用今后的命運作為賭注相信韓三千,代價很大,可是話都說出口了,難道還能反悔嗎?
  “媽,你就這么不相信我嗎?”蘇迎夏說道。
  蔣嵐氣得捶胸頓足,說道:“你讓我怎么相信你,蘇家那些親戚,全碰了一鼻子灰,你又憑什么能做到?”
  憑啥呢?
  蘇迎夏還真不知道憑什么,因為她答應這件事情,全因韓三千的那條信息。
  這時候,韓三千回到家里,走到蘇迎夏身邊對蔣嵐說道:“媽,你應該相信她,迎夏肯定能做到。”
  蔣嵐不耐煩的看了一眼韓三千,冷聲說道:“這事跟你有什么關系,要不是你入贅到我們家,我女兒這么漂亮,今后肯定能嫁進豪門,你毀了我們,有什么資格說話。”
  韓三千沉默不語,去廚房做飯。
  “韓三千,我能信你嗎?”蘇迎夏突然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轉過頭,一臉笑意的說道:“能。”
  “什么情況?”蔣嵐看出事情不太對勁,連忙對蘇迎夏問道,這件事情,不能是這個廢物讓蘇迎夏答應的吧。
  “你過來,把話說清楚,這件事情你也攙和了?是你讓迎夏答應的?”蔣嵐對韓三千質問道。
  蘇迎夏清楚,如果讓蔣嵐知道短消息這件事情,蔣嵐肯定會為難韓三千,甚至有可能把韓三千趕出家門。
  “媽,這事是我決定的,跟他沒有關系。”蘇迎夏說道。
  “沒有關系,我看你是被這個廢物給迷了心智,他說的話能信嗎?蘇迎夏,你是不是瘋了。”蔣嵐一把抓著蘇迎夏的肩膀,由于情緒太過激動,抓得蘇迎夏肩膀生疼。
  看著蘇迎夏痛苦的表情,韓三千表情頓時冷如冰霜,抓著蔣嵐的手腕,冷聲道:“迎夏能不能辦到,明天就會知道,你為什么不愿意相信她。”
  蔣嵐氣急敗壞,什么時候輪到這個廢物說話了。
  “你放開我,我們家沒有你說話的資格。”蔣嵐說道。
  韓三千冷眼看著蔣嵐,一步不讓,這是他在蘇家第一次表現得這么強勢。
  看著韓三千的眼睛,蔣嵐突然有些心虛,就像是他要殺了自己一樣。
  蘇國耀見事情不對勁,趕緊上來打圓場:“你們先松開,事情已經這樣了,鬧有什么用,現在只能想辦法盡力讓迎夏完成這件事情。”
  蔣嵐松開蘇迎夏之后,韓三千才松手,對蘇迎夏說道:“我去做飯。”
  蔣嵐恨得咬牙切齒,看著發紅的手腕,惡狠狠的說道:“遲早我會想辦法讓你滾出我們家,窩囊廢。”
  吃晚飯的時候,蔣嵐沒有上桌,蘇國耀在飯桌上說了很多關于弱水房產的事情,他心里也很害怕,因為明天蘇迎夏一旦沒有做到,蘇海超和蘇家親戚絕對不會放過他們,要是真被趕出了蘇家,他們就完蛋了。
  晚飯之后,韓三千洗了澡,回到房間發現蘇迎夏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韓三千躺在地鋪,對蘇迎夏說道:“弱水房產的老板,是我同學。”
  “哦。”蘇迎夏簡單的應了一聲,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峰文學] 回復數字1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沒有再繼續追問。
  房間里安靜得落針可聞,三年來,日復一日從未改變。
  但是今天蘇迎夏的心情有些奇怪,特別是剛才韓三千抓住蔣嵐的手時,那種眼神,蘇迎夏從來沒有看過。
  “以后別到公司等我了。”蘇迎夏突然開口說道。
  韓三千略微有些驚訝,他沒想到蘇迎夏竟然知道這件事情。
  “好。”
  蘇迎夏背對著韓三千,緊咬嘴唇,心里莫名蕩起了漣漪。
  她一直以為自己可以很灑脫的和韓三千離婚,可是昨天蔣嵐提出這件事情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辦不到。
  這個男人,不管他多么窩囊,多么沒用,可是整整三年以來,他始終守在自己身邊。
  不管外界對他的評論有多糟糕,不管自己對他的態度有多冷淡,他在自己面前,永遠揚著燦爛的笑意。
  人心是肉做的,蘇迎夏沒有鐵石心腸,而且她現在知道,自己其實很早就習慣了有他在身邊。
  “到公司門口,接我。”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峰文學] 回復數字1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韓三千如被雷擊,看著蘇迎夏側躺的背影,瞠目結舌的表情慢慢變得幸福洋溢。蘇迎夏看不見韓三千的表情,遲遲聽不到他的回答,還以為他不愿意,不滿的說道:“你要是不愿意的話,那就算了。”
  韓三千噌的一下坐起身,激動的說道:“愿……愿意,我愿意。”
  蘇迎夏感受到韓三千的激動,兩行清淚如珍珠一般滑落,原來他要的,并不多。
  “這三年,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