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約會被輪暴
約會被輪暴

約會被輪暴

那天晚上,我的男朋友良把我帶到公園林子的深處,我們坐在松軟的草地上,緊緊擁抱著。他一邊擁吻著我,一邊把手伸入我的衣服內,解開了我的乳罩,摸弄著我一雙豐滿的乳房。我沒有拒絕他,任由他愛撫著乳房,那觸電酥軟的感覺使我的呼吸急促起來。

  我不由得嬌喘一聲,與他擁吻得更緊、更熱烈…正當我陶醉在興奮中的時候,他的大手由我的胸前移過我光滑的小腹,忽然一下子插入我的裙子內,觸摸到我陰戶上方的陰毛。「啊…!」我驚叫一聲,一把抓住他不安份的手:「不,不要這樣」他很不情愿地把手縮回,繼續抱著我的纖腰:「美艷子,難道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愛你嗎?」「良,我知道你愛我,但是…我還是覺得這樣不太好」我補償地吻了他一下,鉆在他的懷里嬌聲說:「除了那兒不讓摸,我全身都讓你摸了,反正我的身體遲早是你的,你急什么呀?」他繼續摸弄著我的乳房,在我的耳邊輕聲說:「你不知道,你是多么的迷人,你太美了,我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口甜舌滑」我嗔了他一下。其實他如果堅持要把手探入去,我也不會再拒絕他,在他的擁吻和摸弄下,我的身體已經有了生理上的反應,下體已經濕了。「不許動!

  打劫!」突然,不知從那里冒出了四個兇神惡煞的大漢,把我們嚇呆了。「快把錢交出來!」為首的大漢手里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指著我們,他發現了我放在身旁的手袋,伸手一下子搶去了。我嚇得全身發抖,任由他搶我的手袋,只顧雙手緊緊掩著胸前的衣服。我胸前的衣服扣子和乳罩剛才被良解開了,還沒有來得及扣上呀!良掏出錢包和手機扔在地上,他說話的聲音都有點發抖了:「都、都給你們了,你們讓我們走、走吧」。「站起來!」那人喝道。良順從地站了起來,而我嚇得兩腿發軟,一時站不起來,被那人拽著頭發粗暴地扯了起來:「小妞,聾了啊!」「啊!」我痛得尖叫起來,又痛又怕,身體抖得更厲害了。「咦!這小妞兒樣子還挺美的呢。」他捏著我的下巴,托起我的臉兒,色迷迷地盯著我。「你們不要動她?」良憤怒地說。「誰讓你說話?兄弟,教訓他!」話音剛落,三人就圍著良拳腳交加,一頓狠揍。良就癱在地上不能動了。「啊!救命…」見到男朋友被打,我不由得下意識地尖聲呼救。剛叫出口,一把刀子就頂到了我的胸前,我頓時不敢做聲了。

  「看你還敢叫!再叫就把你的大奶子捅一個洞。」那為首的惡棍把我護在胸前的雙手拉開,頓時,我胸前的衣服掉了下來,我的一個乳房露了出來。我慌忙把衣服掩住,驚恐地看著他。「哈哈!」他奸笑著:「這小妞的波好大啊」。我扭頭想逃,但被他的兩個同伙堵住了。「你們…你們想怎樣」我更加害怕了。

  「兄弟,把她全身衣服扒光!」話音剛落,他的兩個同伙一擁而上,一邊奸笑著,一邊撕扯著我身上單薄的衣服。「啊!不要…不要,救命啊!」我無助地掙扎著,叫喊著。良掙扎著站了起來,憤怒地推開了一個剝我衣服的淫賊:「你們不準動她,滾開!」突然,他被一記木棍打中腦袋,頓時倒在地上不能動彈了。

  很快,我的衣服、乳罩、裙子和內褲都被他們剝得精光。他們圍著我一絲不掛的身體,不停地抓捏著我高高聳動的雙乳,又抓我的下體。由于自然的生理反應,我的陰戶不自覺地已經滲滿了汁液,濕透了。他們怪叫著:「嘩!一抓她的奶就有這么多水流出來了,這小妞原來正在發情呢!」他們又扯我的陰毛「這小妞的陰毛真多啊!」我又羞又怕,拼命叫喊著,扎掙著。他們把我被他們剝下來的內褲塞進我的口中,我頓時叫不出了。他們用一根長長的繩子把我赤裸裸的身體捆綁得結結實實,使我動彈不得。他們圍著我,八只手不停地捏弄著我的雙乳,又扯著我已經勃起乳頭,撫弄我的陰戶,玩弄著我全身敏感的部位。我卷縮著被捆得象粽子一樣的赤裸的身子攤在草地上,欲哭無聲。這時,良醒了過來,他看到這情景,無奈地向他們哀求:「求你們了,不要…不要動她,錢、錢和手機都給你們了,放我們走吧!求求你們好嗎!」「把他也剝光,看他的雞巴有多大」那為首的淫賊奸笑著。

  三人一擁而上,把良按在地上。良拼命掙扎,又叫又罵,他們順手從地上撿起我被他們扯下來的乳罩,塞進良的口內。良最終也被他們剝得一絲不掛。我痛苦地閉上眼睛,不忍看自已所愛的男人被如此羞辱。「嘩!原來這小子看到自已的女朋友被我們剝光衣服,雞巴早硬了」「哈哈!這小子的雞巴還挺大的呢!差點比得上我了」那為首的淫賊笑道。接著,他們也用繩子把良捆綁起來,又擺弄他直挺挺的陰莖,不停地羞辱他。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良的陰莖,那是很渴望我愛撫它很渴望進入我的身體的陽具啊,想不到我第一次看到它的雄壯不是在新婚之夜,卻是這樣的境地!良痛苦地哼著,他一定痛不欲生了。「兄弟,把他們帶到里面玩,這兒不太安全」那為首的淫賊說道。我和良被他們押著往林子的深處走去。

  我們仍然一絲不掛,身體被繩子緊緊地捆綁著,嘴巴被堵著。我除了腳上還穿著高跟涼鞋外身上什么也沒有穿,而良的皮鞋丟了,只穿著襪子。他們不時用繩子抽打我們赤裸的身體,他們抽打著我的臀部:「嘻嘻!這女人的屁股又大又白,真夠性感啊!」他們還不時撫弄我的乳房和陰部,楸住我高聳的乳房扯著我走。

  我的乳房被扯得生疼,而身體不由得又產生了強烈的生理反應,下體不斷有濕滑的液體滲出來了。我們跌跌撞撞地被他們帶到林子深處的一片空地。他們把良赤裸裸地綁在樹桿上,又把我帶到那為首的淫賊面前。我全身赤裸,被繩子緊緊地反綁著。繩子交叉捆在我潔白的胸部,緊緊地勒著我高聳的兩個乳房,使我的乳房更加變形地突出。在自已被全身赤裸捆綁著的男朋友面前同樣被全身赤裸地被捆綁著,使我感到無比羞恥、無助。對將被輪奸的恐懼,更使我失去了意識。

  而另一方面,捆綁著我全身的繩子,又深深刺激著我敏感的乳房和全身裸露的白嫩肌膚。羞恥、恐懼和身體的刺激交織著,已使我全身不能自制地產生了強烈的顫抖。我已經失去了自我意識,象一個布娃娃任由他們隨意擺布自己嬌嫩的身體。

  那為首的淫賊摟著我赤裸的身體,把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不停地撫弄著我的性器官,又用嘴吸吮著我豐滿的乳房,見我沒有反映,就用牙咬我已經勃起的乳頭,我大聲呼喊,但被堵住的嘴只發出微弱的嗚咽,疼的我眼淚在眼眶里轉,不停的扭動身體試圖擺脫他的牙齒,但在他堅硬的臂膀下,任何的扭動都帶來更大的疼痛,我只好停起胸脯,盡量滿足他的欲望。他把我按跪在他的面前,脫掉褲子,把已經勃起的直挺挺的陰莖露了出來。他警告我如果大聲喊叫,就給我臉上劃幾刀,隨后扯去塞在我口中的布,把粗大的陰莖頂著我的嘴唇:「給我口交!」我緊閉著嘴,一次又一次地扭開臉,竭力避開他的陽具。他抓住我的長發狠狠的抽了幾個嘴巴,打的我腦袋發蒙,又用皮帶抽打著我赤裸的后背,疼痛和恐懼使我屈服。我張開小口把他的粗大的陰莖含入口中,那股腥臭味使我差點兒吐出來。

  我下定決心要用我的柔情打動他,不要傷害我們,我被迫用力吸吮它,感到那溫熱的陰莖在我口中變得更粗硬了。「好爽啊,這小妞口交的功夫倒不錯呢。」那淫賊快活地叫著,更使我無地自容。我感到被綁在樹桿上的良怨恨地看著我赤裸著光潔的身體給別的男人口交。「啊!哈哈…大哥,這小子的雞巴挺得比你的還高呢!」他的同伙在一旁起勁地叫著。「呵呵!真是的?原來看著自己女朋友給別人口交也會興奮的。小子,還有更好看的呢!學著吧。」我不敢看良,這個樣子在他面前露著,不知他是怎樣的心情。那淫賊把陰莖從我的口中抽出來,轉到我的身后,提起我的潔白豐滿的屁股。我上身伏在草地上,雙手被反綁著,只能頭頂著地,屁股高高挺起跪著在地上。他叉開大腿跪在我的屁股后面,一邊摸弄著我光滑的屁股,一邊把粗硬的陰莖插入我的陰道。我的陰道早已溢滿了汁液,異常潤滑,他那粗大的陰莖不怎么費勁就插了入去。他一插到底,我只感到陰道一陣裂痛,「啊…!」我不由得痛苦地呻吟起來。「啊!太…太好了,想不到這小妞原來…原來還是處女呢!」他驚呼起來。「啊!不是吧!」他的三個同伙一齊圍上來看「咦,真的有血流出來呢,」「大哥真有福了,今晚搞到一個處女,而且又這么正點。」「怪不得剛才摸她有這么多水,原來是處女啊!」「那小子虧慘了,自己的女朋友連自己都還沒有開處,就被大哥當面給破處了,呵呵!」「哈哈!只能怪這小子沒本事,要是他有本事這條女人早就被他爽過了,那輪的到我們?呵…好爽啊」我不由得痛哭起來,心里后悔極了。以往親熱的時候良有好幾次向我提出性要求,都被我毫不客氣地拒絕了,我甚至不讓他摸我的下體。

  我守身如玉地只想把神圣的貞操留到新婚之夜,可是想不到卻留給淫賊白白糟塌,而且還是無比屈辱地在自已所愛的人面前被強奸。他抽插的速度加快,我痛極了,忍不住又哭又叫地呻吟。他一邊抽插著,一邊伸出雙手從后面抓住我的兩個乳房,用力地又搓又捏,然后又拎著兩顆乳頭拉扯起來。接著,又用手指摩擦我的肛門。

  「啊!」強烈的快感徹底征服了我,我忘了陰道的痛楚,我的呻吟聲變成了興奮的叫喊。他也興奮地哼叫著,忽然抓著我被反綁著的雙臂,把我的上身從地上提起,抽插的力度越加猛烈…。「啊…啊…!」我忘記了一切,忘情地叫著,不能自控地扭動著腰肢配合他的沖擊,胸前兩個高聳白膩的乳房不停地晃動著。

  我一次又一次地達到高潮,忽然,只感到一股熾熱的液體射入了我陰道的深處,強烈地沖擊著我的子宮。我死去活來,隨著他的射精終于暈了過去。但是,又有新的刺激把我弄醒,有人把我松綁了,另一個男人又跨上我的身上…一個接一個,好不容易他們四人輪著終于在我的陰道內排放完精液了。我的陰戶由興奮到痛楚,由痛楚到高潮,又由高潮到痛楚,而現在麻木了,渾身酸疼癱軟。我又一次昏迷過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