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強暴若兮
強暴若兮

強暴若兮

在北京有很多懷著明星夢而蹲在片場找機會的女生,前幾日我開車經過的時候,偶然間發現一個靚女。一頭烏黑亮麗的黑發束成馬尾,不大但非常明亮的眼睛,白皙的皮膚,瓜子臉,略微高翹的鼻子,比櫻桃小口略大的性感嘴唇,配上一副黑框眼鏡,非常的斯文。目測大約有165的身高,一件緊身T恤,一條牛仔褲把完美的身材充分顯現出來。頓時讓我想到了教師誘惑,我不禁口干舌燥,蠢蠢欲動。隨后我指給旁邊的助手,讓他幫我把那女生哄騙進公司拍戲。事情非常的順利,正巧趕上一部新戲開拍,而導演是和我合作多年的兄弟,這種事情更加的好辦了。換掉了一個小配角改讓她上,于是我便開始了籌備工作。其中一個場景需要到西雙版納去拍,劇中有個強奸戲,這是為她特意準備的。

  來到片場準備開拍,這次片場的人都是我的老班底,對我十分的忠誠,上次阿嬌的事情就是他們的配合。對于我的出現她感到異常的緊張和興奮,當我問她名字的時候,她結結巴巴的說了出來「韓……韓若兮」「非常有文化底蘊的名字」我贊嘆道。「我爸爸是語文老師」「哦,難怪呢……」于是我們開始閑聊起來,她也不再那么的緊張。大約過了半個鐘,開始準備拍戲了,她怎么也沒想到這是她噩夢的開始。

  這段劇情講述的是傣族姑娘韓若兮迷戀繁華的都市,背棄了自己青梅竹馬的情侶賀巖,賀巖備受打擊,隨后發生意外而死。賀巖的弟弟賀伊把責任歸到韓若兮身上,準備為哥哥討回公道。自幼暗戀韓若兮的賀伊在見到若兮之后頓生邪念將其強奸。韓若兮怎么都想不到我竟然飾演賀伊,雖然感到錯愕,但是沒時間讓她去體會背后的陰謀。

  在一座偏遠的竹樓里,我飾演的賀伊對若兮進行慘無人道的強奸,我追逐著若兮,一點點地剝離著她的衣服,她沒想到其實這是一場真正的強奸。在撕裂她衣服的時候我感到特別的興奮,聞著衣服上殘留的體香,感到全身無比的舒暢,看著獵物一步步走向我的陷阱,我不禁大笑,或許若兮還以為我是演技高超呢。

  結束了貓捉老鼠的游戲,我把它撲倒在一張桌子上。劇前導演就說要全裸的,所以我盡情的剝離她身上最后的障礙。看著一具完美的酮體展現在我面前,我將頭深深的埋進她的乳溝深深的進行呼吸,若兮非常不自然的進行反抗。我的雙手不停的撫摸她的身體,并且把我的手伸進了她的陰道內,揉捏著她的陰核,這時候若兮更加的不自然,悄悄地在我耳邊說:「不要,我們這是在拍戲呢,請放開你的手好嗎?」,她不敢直斥我的行為,只是不斷的乞求我。

  我放開手開始按照劇情發展,我解開了我的褲子,下身不斷的在她的下身摩挲,拍床戲的時候所發生的性行為都是借位生成的,但是男演員的陽具還是會觸碰到她們的身體,只不過有安全措施而已,而我自然不會弄什么安全措施了。若兮沒想到我竟然變本加厲,但是她還是不敢反抗,只是在做動作的時候略為有點發力用來做抗議。我將老二調整好,放到她的陰道口處,這時她感覺到不對勁略微一抬頭正好看到。我握住她的小蠻腰用力使勁一頂,在她的注視下一插到底「啊……」她凄厲的慘叫起來,陰道里傳來的劇痛使她的雙手不自主想要護住,我使勁按住她的雙手,兩條光溜溜的的玉腿痙攣似地舉起,夾住我的腰,兩只光腳架在我緊蹦蹦的屁股上,一聲長長的慘叫標志著她處女純潔的最后防線的陷落。

  若兮的赤裸的雪白的肉體,在我同樣光溜溜的裸體之下凄慘地蠕動著。隨著我的光屁股在若兮兩腿之間開始大起大落,并不時左右搖擺,女人最隱秘的陰道被我的陰莖肆意侵略。文音的雙手被我死死的按在小腹上,雙腿雖然自由卻被擋在外圍,只能用腳后跟踏打我大動不止的光屁股。若兮象一個失去防衛能力的城市,在野蠻人的蹂躪之下婉轉哀啼。

  「啊……哈哈,不要啊,救命,救命啊。啊……」看著若兮梨花帶雨的哭泣,我更加的用力挺動,處女陰道的緊湊,讓我的陽具更加的敏感,每次觸碰我都能感受到陰道摩擦所帶來的快感。我放開她的手摁住她的胯猛力的一下下的往若兮的花心深處探索,若兮的雙手不住的拍打我的手臂,凄慘的求饒,我充耳不聞。

  椅子被我的大力沖撞弄的「吱吱」的叫,配合著若兮的慘叫,簡直就是一曲美妙的交響樂。

  感覺非常美妙,有種想射的趨勢,我將動作慢了下來,把她的雙腿架到我的肩上。她的腿非常的釬細,光滑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我用雙手使勁地夾注她的雙腿,把陽具從陰道里抽出來,慢慢的在她的大腿內側摩擦,進行腿交,同時不斷的用舌頭舔她的大腿。由于剛才她的雙腿不斷的踢打我,腿上出現了一些汗珠,我全部把它添干凈,咸咸的帶有一些處女的體香,簡直是人間佳釀啊。

  玩了一會,我把她的身子反轉過來,這時候她已經接受了被強奸的命運,不再反抗只是低聲的啜泣。我讓她趴在桌子上,然后仿照一部王祖賢被強奸的電影動作,我的雙腳別住她的雙腳,這次我不再是插她的小穴,我對準她的菊花慢慢的挺進去。「啊……好痛啊……啊」這個時候她終于又有點聲音了,我不喜歡奸尸的感覺,我抓住她的長發,拉起她的頭像騎馬一樣開始慢慢的挺動。頭皮拉扯的刺痛,以及菊花帶來的痛楚讓她難以忍受,不住的作聲哀求。

  經過幾分鐘的來回抽插,菊花不再那么的緊湊,我開始加大力度的挺進,每次只留龜頭在里面,然后猛的向前挺進,桌子都不由的開始向前滑動,每次的挺進伴隨著若兮的慘叫,刺激極了,經過十多分鐘的抽插,桌子已經被我頂到窗前無法前進,我拔出陽具,陽具上有些血漬,還有些糞便。隨即被我塞進她的小穴中開始瘋狂的抽動,這時若兮已經被折磨的有氣無力,連痛呼聲都叫不出聲了,只能聽到她的喘息聲。

  還是不怎么過癮,把她拉起來在地上又以觀音坐蓮的姿勢把若兮纖細的裸體抱在懷里搖曳?讓彎腰站起,兩手撐住膝蓋,他從后面插入文音的陰道,頂弄得若兮站立不穩,長發亂晃;接著又轉到若兮前面,把她拉直身體,兩人面對站立,把陰莖插入文音的陰道,肉體全面接觸,跳起貼面舞,若兮長發垂肩,淚眼朦朧,仰面看天,呼冤無門;接著他又把若兮的兩條赤裸的細長的美腿盤在自己腰間,甚至屈至肩上,陰莖插在若兮的陰道里,抱著若兮四下亂走,周游列國;然后有點累了,放下若兮,一起在地上繼續性交。什么狗爬式,龜騰式,比目魚式,69式,三春驢式,胸交,用各種淫不忍睹的姿勢,把若兮折磨得死去活來。也不知道射了多少次,反正若兮嘴上,臉上,渾身上下都有我的精液,最后累的我和她并肩躺在地上,若兮兩眼無神看著屋頂,淚似乎都流干了。

  我把她抱到床上,打電話叫人燒水給她洗了個澡,清洗了下。隨后幾天的時間經過我的威逼利誘,若兮終于接受了這個現實,默默的忍受,當然我也答應捧她做明星,后來她真的成為國內知名的女星,也成為我的性奴,也是我拉攏伙伴的妓女,這是后話不再陳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