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閹貨凌虐
閹貨凌虐

閹貨凌虐

趙高年幼就遭受閹割酷刑,心性于是變得極為變態,以至于后來他非常喜歡凌虐年輕健壯的男子,原本眾人還不知情,直到有一次趙高出席一場官宴,滿朝文武百官依位階排坐宴飲,趙高遠遠發現一名年約弱冠的男子,體格樣貌都極為出眾,他忍不住趨前攀談,才知他叫李君寶,是一名低階官員的兒子。李君寶的父親在酒酣耳熱之際,見到大宦官趙高和自己的兒子交談,少不了趨前說了些逢迎諂媚的話,等到趙高邀請李君寶到秦宮游敘時,李君寶的父親還以為趙高想提拔李君寶,當然二話不說,滿口答應。

  李君寶也不疑有他,宴會后便跟隨趙高而去。一路上趙高看著李君寶俊俏的臉龐和健碩結實的體態,再配上他生澀拘謹的神情,看的趙高淫欲蠢動,開始盤算待會要對他施加哪些酷刑。

  李君寶被帶到大廳喝茶,半杯茶湯下肚后就不省人事了。等到李君寶再次張開雙眼,發現自己置身一個回音很大的石砌密室中,躺在一張木床上,四肢則被綁在四根床柱,無法動彈。而趙高在正坐在床邊一臉邪淫地盯著他。

  [ 趙公公,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怎么回事?…………等會你就知道啦。] 趙高說完把李君寶玉白的袍子撕開,李君寶結實的上身袒露無遺。

  [ 放開我!!!] 李君寶開始掙扎,但是徒勞無功。

  趙高開始俯身吸吮李君寶胸肌上兩枚褐色的乳頭,他用舌頭挑弄著周圍的乳粒,熟練的技巧讓李君寶兩枚乳頭開始挺立發硬。

  趙高順著肌肉的線條往下舔,來到腰際時,他隔著褲子摸了摸李君寶的下體,他用雙手把整包生殖器的形狀箍了出來,隔著布能清楚見到一條份量不小的陽具,還有兩粒渾圓突起的卵蛋。趙高忍不住把臉埋進李君寶豐隆的生殖器里,深深吸了一口氣,他除了嗅到一些布匹的氣味之外,還嗅到一股溫熱微腥的年輕男子的氣息,這是他從來不曾在自己身上聞到過的味道。

  [ 啊……。好香啊…。真香啊……。] 趙高對著李君寶的褲襠嗅了又嗅,聞了又聞,為之深深沉醉。

  [ 放開我!你這變態的死閹驢!!!] 李君寶看著趙高的舉動,甚覺噁心,又是一陣徒勞無功的掙扎。

  趙高臉一沉,冷不妨一拳擊中李君寶的子孫袋,疼得他倒抽了幾口氣,但嘴里還是“死閹驢,死閹驢”地罵著。

  趙高被說到痛處,更是發了狠地搥打他的下體,李君寶痛得淚流滿面,終于罵不出任何一句話,只能嗷嗷呻吟。

  趙高脫下李君寶的褲子,剛才捱了幾下重拳的睪丸顯的紅腫不堪,趙高一把抓住李君寶的陰囊,使勁一捏,兩枚硬碩的睪丸從狹小的指縫間擠出,只見上面隱隱佈滿血絲,痛得李君寶呼天喊地,顫聲求饒。

  男人只要重要部位被攻擊,就會變的卑下軟弱。李君寶自知今天難逃趙高的蹂躪,開始苦苦哀求:[ 趙公公………您……您放了我吧……您位高權重………大人大量…。不要為難君寶了好不好?。………] 趙高冷笑了幾聲:[ 我不為難你……那這個世界為什么又要為難我呢?我從小就遭受宮刑,那時我根本還不懂事………就這樣糊里糊涂被閹了………你以為我甘心嗎?好受嗎?] 趙高的雙手還是緊緊捏住李君寶的寶貝蛋,痛得李君寶幾乎快暈了過去。

  好不容易趙高終于放手:[ 你最好記住這卵被捏的滋味,因為你以后將再也無法感受它帶給你的爽快與痛苦了。] 李君寶一時不明白趙高所指為何,直到趙高從墻上取下一把鋒利的短刀,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男性性徵即將不保……。

  李君寶害怕地哭著哀求趙高:[ 不要……。不要閹我…。不要………] 只是再怎么苦苦哀求,趙高還是把刀刃抵住了李君寶的左側陰囊用力一劃!伴隨著他淒厲的呼喊,那囊袋已被劃出一條半寸長的破口。緊接著右側又是一刀,李君寶痛得緊咬牙關全身顫抖。

  趙高又從衣袋摸出一個金屬做的工具,那東西細細長長,在頂端有個小小的彎勾,勾尖甚為銳利,他把勾子伸進李君寶陰囊的傷口中,輕輕一勾便勾到了他的輸精管,再一拉,一顆睪丸連著輸精管硬生生被扯了出來,慘白的球體佈滿了細細的血管血絲,發出一股溫熱的腥味,趙高看得血脈賁張,極為興奮,他急忙將勾子伸進另一側的傷口中,只是這次他太猴急了,一個不小心,沒有勾到輸精管反而把勾尖刺進李君寶的睪丸!。李君寶慘叫連連,在密室中響起陣陣如鬼魅般的回音,終于撐不住暈了過去。

  趙高還是把他囊中剩下的一顆卵給拉扯出來,只是卵已被刺破,不時流出乳黃色的濃稠液體,也就是所謂的“卵黃”,而那卵黃竟發出一股異常刺鼻的腥味。

  [ 啊…。太可惜了…。卵黃竟然流出來了…。這可是珍貴的補品呢………不過光聞這腥味,就知道這副卵品質夠好,夠新鮮…………] 趙高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將兩條輸精管剪斷,李君寶兩粒肥碩的成熟睪丸就這樣啪搭兩聲,掉入趙高用來裝戰利品的磁罐中,他早就想嘗嘗生吞人睪的滋味了。

  李君寶醒來時,已經躺在家中的床上,兩腿間傳來一陣徹骨的劇痛,痛得他大氣直喘,他好不容易坐了起來,翻開被褥,發現下體只剩干癟收縮的陰囊和一條再也硬不起來的陰莖。

  后來這件事傳了出去,朝野人人都知道趙高強閹李君寶,只是礙于趙高的權勢,不便多說什么,李君寶的父親對于當初讓兒子隨趙高進宮也是后悔莫及,可憐李君寶平白無故被閹去那兩粒雄卵,成為自己口中的閹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