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酒吧迷藥
酒吧迷藥

酒吧迷藥

田宇坐在電腦前看了近一天的電影,內心也是被勾動的此起彼伏欲望不斷的攀升和積壓,但他還是忍耐觀看努力調節著自己的情緒,他這么做不是說非要“自虐”而是“崔銘真”對他的影響帶到了現實,讓他在性欲望方面變得更加渴望,之前差點出丑的事情讓田宇意識到必須要適應現在的情緒,他討厭那種無法自控的感覺。性吧首發下午七點多,田宇在亢奮的精神狀態下關閉電腦吃了晚飯,飯后田宇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近半天的時間他都在通過觀看限制級電影來熟悉自己的欲望,看著若隱若現身材迷人的影視劇中女主角讓他心跳加快,身下的“副作用”還在可是完全不影響他的情緒和欲望的變化,半天多的努力還算有些成效,現在的他雖然看見美女和那誘人的畫面,依然還是會心跳加快情緒高漲,但已經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氣息和身體不會做出劇烈的反應。

  田宇躺在床上無法進入睡眠,他一下午都在亢奮的精神狀態下讓他感覺有些精神疲憊,但是躺在床上一絲困意都沒有反而越來越精神疲憊感全無,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了半個小時,無奈實在是無法入睡的田宇起身看了下時間,已經八點多了。

  精神狀態的恢復讓他腦中總是不斷浮現剛剛看過影視劇中的一些誘人的畫面,讓他變得心癢難耐很想發泄出去,喝了幾口從冰箱取出的冰水也無法緩解內心的燥熱。

  現在他身體的狀態讓他有心想要去招妓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副作用”還在他根本無法勃起就連手淫都不行呢。

  田宇在室內來回走動甚至趴在地上做俯臥撐,想要用身體的疲憊來消減亢奮的精神,許久之后他氣喘噓噓身體發熱汗珠也從額頭背部流出,可是這種運動讓她亢奮的情緒沒有得到多少的消減,他只能脫光衣服去洗個涼水澡。

  冰冷的水流從浴頭中噴出順著他剪短的碎發上淋浴到全身,降溫的作用讓他的燥熱的身體和內心得到了些許舒緩,欲望也得到了有效的壓制讓他擺脫了那種要失控的情緒,沖完澡后田宇擦干了身體赤身裸體的從出浴室,雖然他的情緒和欲望得到了有效的緩解,但他依然是精神奕奕絲毫困意都沒有。

  田宇穿上了一套干爽的休閑短袖短褲,拿起手機頂著還有些濕潤的頭發離開家中。性吧首發站在小區外面陣陣拂面而來的晚風溫柔的從身旁流過,清爽的感覺讓田宇身心愉悅,濕潤的碎發也在風中逐漸變干,田宇叫來了一輛的士載他去附近的酒吧。

  “締九國際”

  田宇下車后看著金碧輝煌的酒吧門面,輕舒了一口氣走進其中,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酒吧心情還是有些緊張和激動。

  穿過燈光柔和有些昏暗的長廊,震耳欲聾的音樂逐漸清晰,田宇的心跳也好像融入了節拍之中“砰!砰!砰!”跟隨著音樂跳動著,讓他變的有些激動呼吸逐漸的加重。

  轉過拐角,寬闊的酒吧內部映入他的眼中,中央舞池高臺上站著幾名穿著暴露身材姣好的妙齡女子領舞,舞池中空曠的地方布滿的不少青年男女隨著音樂搖動,舞池周圍分布的卡座和散臺上也幾乎坐滿了三三兩兩的人。

  酒吧里晃著五彩斑斕的燈光,搖滾樂源源不斷地響起,一群瘋狂的年輕男女在舞池里熱舞,整個酒吧彌漫著一種讓人興奮又壓抑的氣息,讓你不禁的想要去釋放宣泄心中的情緒,感受到這種氣氛的田宇躁動的內心在影響著他的情緒,讓他不禁想要跟隨著音樂去釋放去舞動。

  尤其是在看到舞池中有著不少傲人的身材的麗人,白花花的大腿隨著燈光若隱若現這種朦朧的性感深深刺激著他的視覺,讓田宇欲望高升漸漸的口干舌燥不停舔著自己的嘴唇,他找到一處離舞池稍遠但視線很好的高臺座下揮手招來了服務員。

  田宇很少喝酒再加上由于第一次到酒吧喝酒所以不熟悉,只能聽著服務員推薦的選了一個,雖然略貴但是在這種環境下一般人很難保持理智,喝著服務員推薦的洋酒,在酒精作用下他變得極度興奮,身下的也開始逐漸的有了反應,算算時間“副作用”的功效大概也快該過去了,他的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舞池中性感的身影,不停的喝著加有冰塊的洋酒,清涼的感覺非但沒有壓下他心中的燥熱,反而在酒精的作用下讓他變得更加渴望,副作用的消失讓他下體變得堅硬而又滾燙,那種要沖破一切的感受無疑是又深深的加重了他的欲望。

  毫無經驗的田宇獨自坐在角落中,發現很多美女都是有同伴結伴而座的,根本沒有他去搭訕的機會,隨著他不停的飲酒漸漸的尿意涌出,還好他穿著的褲子比較寬松,起身之后不仔細去注意他的胯下根本發現不了那里的異樣,挺著堅挺但又尿意十足的陰莖向酒吧的衛生間走去,衛生間在另一處寬敞明亮的走廊中間成“凹”字形打開中間是并排的洗手池,左右兩側是男女衛生間,這時衛生間和走廊比較寂靜暫時沒有什么人來去,索性田宇就放開了為掩蓋下體窘境的緩慢步伐,快步的走向男衛生間。

  田宇走進男衛生間的隔間中痛快的放出了安耐不住的巨龍,爽快的釋放讓他舒爽不已,提上褲子走出衛生間心中的欲望也隨著泄出的尿意減少了許多,起碼他的下面不在那么堅挺難受了。性吧首發田宇在洗手池中簡單的清洗了下雙手用旁邊的暖風機吹干,此時寂靜的走廊傳來“噠!噠!”的高跟鞋聲音,不一會就一到靚麗的女性就拐入進來,盤著烏黑亮麗的長發一身黑色的小西裝,臉上畫著淡妝但掩蓋不住酒后的紅暈,兩片薄薄的朱唇輕起,修長的美腿上穿著肉色的絲襪以及過膝的黑色裹臀裙半身裙,從田宇身邊走過時候散發著淡淡的香水氣息。

  看到這樣一個與酒吧混亂景象格格不入職場麗人形象的美女,讓他冷卻的欲望再次升起,結合著酒精的作用,讓他不禁生出了大膽的想法,在欲望的趨勢下他激動的有些顫抖,美女經過他走到洗手池旁,低頭彎腰打開水龍頭雙手捧起清水洗面。

  田宇看著面向自己被包裹住露出完美曲線的臀部,讓他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田宇側身向走廊左右看了看依然是冷清暫時沒有人經過這里,也沒有安裝攝像監控,他縮回了身子換出了“迷藥”用兩只手指輕抓了些許。

  他趁著美女還在低頭洗面的時候撲了上去,受到突然襲擊的美女也是驚慌失措手舞足蹈的想要喊叫,但是突然就感覺到有白色的粉末進到口中,隨后就被一只手有力的大手捂住雙唇,她盡管使出渾身的力氣想要對抗田宇,但是田宇將她拽到左側壓在墻壁上,單手捂住她的嘴巴一只手橫著擠壓到她的胸部將她死死的頂住讓她無法逃離,漸漸的藥效開始發揮作用她渾身無力的暈倒下去。

  田宇也松了口氣,順勢將她抱在懷中帶入男衛生間的隔間中鎖上隔間的門鎖,將暈倒的美女放座在馬桶上,田宇做好了這一切氣喘吁吁的擦拭著額頭和掌心出現的些許汗水,看得出他此時的緊張。

  田宇平息了自己的氣息,再次仔細的觀察著眼前暈倒的美女,英氣復古的粗眉因為昏迷而雙目緊閉,修長的睫毛搭在眼前,鼻梁纖巧、挺立,薄薄性格感的紅唇,精致的五官配合著盤起的秀發,讓她散發出職場麗人的干練而又優雅的氣質,田宇翻開她的手包,找到了身份證和一張名片:沈欣雨、27歲、XX商貿公司產品部經理這是從中得到的大概信息。

  田宇將沈欣雨的名片收好,身份證則是用手機拍下照片放回包中,田宇將她小西裝脫下和手包一起放在馬桶后面的蓄水缸上,身穿白色襯衫的沈欣雨胸前凸起傲人的曲線,讓田宇雙目發直,輕輕解開她的襯衫,紫色的紋胸拖著白嫩的雙乳從襯衫中蹦彈出來,眼前展現出來的雙乳遠遠超過剛才襯衫扣緊時的尺寸,目測大概在C罩杯,看得田宇不免有些口干舌燥時不時的舔著有些干涸的嘴唇,他胯下直立的巨龍也被內褲束縛的難受,這種情況下田宇變得有些急色也就顧不得再去欣賞上面的風景,他將自己的褲子和內褲脫下放到蓄水缸上,難耐的巨龍脫離了內褲的束縛開始仰天直立猶如有著沖破云霄的氣魄。性吧首發田宇赤裸著下身將有些歪曲的沈欣雨擺正,讓她頭部靠在馬桶后面蓄水缸的衣物上身體則是癱座在馬桶座位,田宇雙手穿進沈欣雨的包臀裙中想要將她的內褲脫下,但是發現內褲外面套著絲襪有些不太好脫,沒辦法的田宇不想去大幅度動亂她身上的裝扮,只能取出腰間鑰匙鏈上的小型水果刀。將她的包臀裙上提露出了紫色絲邊的內褲,用水果刀將她內褲割開從絲襪中拽取出來,順便在絲襪的屁股處劃出個洞口然后重新提到腰上。

  這期間在缺少了內褲的遮掩,沈欣雨的下體也暴露出來,陰阜上長有略微茂盛黝黑的陰毛,彎曲蓬松的陰毛呈倒三角的形狀延伸到下面的神秘地帶,這樣誘人的一幕不時的映入田宇的眼簾,在田宇將她的絲襪提上又分開她的雙腿把絲襪下面破開的洞口廝大,這樣沈欣雨的神秘地帶在田宇的擺弄下完全暴露出來,她的陰毛一直延伸到陰蒂上方,陰毛整體雜而不亂看得出沈欣雨是細心整理過的,她陰蒂下方兩側的陰唇略顯肥大像兩只蝴蝶的翅膀,田宇知道這就是常說的“蝴蝶逼”,她雙腿之間內側和陰唇附近也沒有明顯的黑色素,讓田宇也不禁贊自己的幸運,這是一個會保養自己的女人,沒有因為年齡的增長而變成“黑木耳”。

  田宇端詳了一會就控制不住自己伸出舌頭去舔弄她那猶如蝴蝶翅膀般的肥碩陰唇,田宇頭部貼在沈欣雨的胯下舌頭勾動著陰唇的擺動并時不時的會含在口中吸吮,田宇的熱息噴在她的胯間,通過呼吸可以聞到沒有一絲騷氣反而有淡淡的清香入鼻。

  在田宇的舔弄下兩側肥碩的陰唇沾滿了亮晶晶的口水,他將目標放在了燈光照射不到的蜜穴幽徑中,洞口微開但內部的風景黑暗一片他將舌尖慢慢的頂入到趙欣雨的幽穴之中,柔軟順滑的質感通過舌尖傳遞到田宇的腦中,讓他精神抖擻漸漸的深入翻卷舌尖刺激她的肉壁。

  逐漸的再田宇的攻勢下舌尖傳來了不少潤滑的液體,趙欣雨的嫩穴之中混合著田宇的口水變的汪洋一片洞口更是濕噠噠的,如果不是有田宇的嘴唇的銜接吸入口中恐怕會流到地上。

  田宇品嘗了一會趙欣雨的嫩穴,才不舍的撤回著舌頭離開她的蜜穴幽徑,看著濕噠噠的陰唇和嫩穴,田宇不禁贊嘆迷藥的作用,趙欣雨的身體生理機能完好的運行除了沒有呻吟的叫聲,但是能聽到她呼吸的節奏的變化還是很大的,甚至之前臉上之前淡下的紅暈也再次浮起。性吧首發田宇扶助自己早已按捺不住堅挺的雞巴,漲紅的龜頭慢慢擠開沈欣雨濕漉漉的嫩穴,濕潤溫暖且柔軟的感覺無時無刻都在刺激著他的龜頭,隨著深入的插進柔軟的肉壁慢慢的擠壓在陰莖兩側,龜頭如開疆破土般的在沈欣雨的蜜穴中推進破開擠壓過來的肉壁,被緊緊包裹住的感覺讓田宇酥爽透頂。

  噗嗤一聲,田宇將雞巴完全插進去的同時擠壓出了少許的淫液,在田宇滾燙的龜頭刺激下沈欣雨的陰道深處不停的分泌出淫液使田宇的插入更加的順暢,田宇半蹲著扛起她的雙腿開始緩慢的進出。

  柔軟的擠壓感刺激著田宇的雞巴,他不斷的抽插感受到來自嫩穴內部肉壁層層的“按摩”,壓抑了許久的田宇體會到這種暢快的感覺,情不自禁想要更多的快感變得加快了胯間挺動的速度,就在他感覺到渾身毛孔張開想要噴射的時候,衛生間的門口傳來了開門的聲音,讓他高漲的情緒瞬間冷卻,也停下了胯下抽插的動作好像靜止一樣,隨著放“水”的聲音結束外面的人離開了衛生間,田宇才松了一口氣,剛才害怕被發現的感覺讓他脊椎發麻根本不敢動彈。

  雖然剛才的驚嚇讓田宇想要噴發的感覺被壓下,但是當人離開之時他又升起了絲絲刺激的感覺,讓有些冷卻的情欲再次被點燃,胯下的陰莖依舊堅挺的插在沈欣雨的蜜穴中,這次田宇將沈欣雨的雙腿合攏單手抱住,她的雙腿合攏之后田宇明顯感覺到蜜穴中的擠壓感更加激烈,就像一張柔軟的雙唇死死的咬住他的雞巴,強烈的快感讓他想要出聲呻吟。

  田宇死死的閉上自己的嘴唇,快速的抽插同時雙手不住的在沈欣雨修長的美腿上撫摸,在絲襪的作用下她的雙腿顯得更加順滑,最終在沖刺的作用田宇將雞巴深深的插進沈欣雨的陰道中噴射,從脊椎沖擊到頭頂的快感讓他沉醉閉上雙眼去細品回味。

  小歇了片刻,田宇將噴射之后稍微癱軟的雞巴拔了出來,田宇十一厘米的雞巴在癱軟之后龜頭被包皮逐漸半裹住,不管是龜頭還是包皮上都殘留著沈欣雨濕潤的淫水,而沈欣雨雙腿少了田宇雙手的束縛自然分開在馬桶的左右兩側搭地上,通過雙腿之間可以清晰看到蜜穴中不斷涌出的乳白色液體,緩緩的順著她有些半懸空的屁股流到屁股下的絲襪上再從絲襪洞口流到地上。

  看著眼前誘人的畫面田宇的情欲再次高漲,軟下來的雞巴也漸漸的再次昂首,包皮被慢慢的從龜頭附近拉伸下去,這次田宇沒有急色而是思考了一會,拿出沈欣雨被劃破的內褲緊緊的將她雙手背后綁住,同時將自己的三角褲套在她的頭上遮住眼睛,又用她的外衣將她的雙腿捆住。性吧首發田宇打算弄醒她,讓不讓沈欣雨清醒這個問題他剛才思考了很久,迷藥的藥效很給力,但是必須服用他的“解藥”不能自然醒,同時給她“解藥”之后醒來也會很快,所以結果是無論如何田宇都要面對清醒的沈欣雨,想明白之后田宇打算讓她早些醒來,畢竟對著昏迷的沈欣雨遠遠不如干著清醒時的沈欣雨更加讓他興奮。

  田宇檢查了她手腳被綁的是否牢固,確認沒問題之后田宇脫下雙腳上的襪子卷到一起,打算一會用來堵住她的嘴。田宇右手撫摸過她白皙的臉蛋向下捏起她的下巴,讓她的朱唇貝齒逐漸張開,潔白的牙齒和淡紅色的香舌也隨著嘴巴的張開顯露出來,田宇聞到淡淡的酒氣混合著不明的芳香從她的口中傳出,看著兩片微徽張開濕潤而又肉感的紅唇田宇低下頭吻了上去,田宇含住她烈焰般紅潤的紅唇,輕輕的用舌頭舔吸像品嘗美食一般仔細專注,逐漸的田宇雙唇覆蓋上沈欣雨上下的兩片朱唇舌頭伸進她的口中攪動吮吸,再昏迷狀態下的沈欣雨呼吸變得急促,胸口的起伏好像雙乳要崩開一直束縛它的紋胸。

  她的香舌一直隨著田宇的舌頭游動,甚至有時還會被吸上去被田宇含住,田宇從她的口中品嘗出了甘甜的味道,直至自己有些缺氧的情況才放過她的香舌。

  田宇留戀的離了沈欣雨的紅唇,他的舌頭在離開后不停的舔著自己的嘴唇,在回味著美妙的味道,田宇的雞巴再次趾高氣昂的堅挺起來,田宇將她擺好姿勢扶正她的頭部,將自己的雞巴對準沈欣雨張開的紅潤雙唇插了進去。

  龜頭的進入貼著她下頜的柔軟的香舌慢慢的滑進口腔之中,感受到柔軟的摩擦讓他的雞巴不自覺的跳動了兩下,沈欣雨的櫻桃般的嘴唇被田宇的雞巴撐大變成了“O”字形,紅唇和貝齒輕輕的貼在了田宇陰莖根部,雖然因為雞巴長度不足無法更深入的插入喉嚨,但是這種刺激還是讓田宇興奮,簡單的挺動了兩下昏迷的沈欣雨臉部也因為供養不足變得透紅,粗喘的鼻息噴在了他的陰莖根部,讓他生出了酥麻的感覺。性吧首發田宇沒有忘記要干什么,所以沒有過多的抽插而是雙手頂住她的頭部用力的按在自己胯下,讓龜頭盡量的貼近她的喉嚨口,田宇開始放松自己漸漸的尿液從龜頭馬眼中噴出噴進她的口中,同時也有不少的尿液從她的口中流出滑落到她的襯衫上。

  田宇迅速的撤出了堅硬的雞巴同時還在噴射的尿液也濺到了沈欣雨的臉上和頭發上,還好這時候他尿意不足沒有尿太多出來,撤出后就漸漸的收住了沒有淋她一身,將準備卷好的襪子塞進她的口中,讓她醒來后無法大聲呼喊。

  被捆住的沈欣雨逐漸的醒來,感覺眼前漆黑被什么東西遮掩住了眼睛手腳也被綁住,同時口中也被不明東西塞住無法出聲,在回想到昏迷前的遭遇她下意識的不停的亂動,發出“嗚!嗚!”的悶聲想要求救。

  田宇緊忙按住亂動“嗚!嗚!”亂叫的沈欣雨,同時拿出水果刀貼到她白皙的脖頸上輕聲的威脅到。

  “不要亂動不要亂叫,否則這把刀就會插進你的脖子中,乖乖的我不會殺你。”

  “嗚!嗚嗚嗚,嗚嗚……”

  沈欣雨感覺到脖子上傳來的冰涼鐵質感和聽到田宇威脅的話語,讓她汗毛豎起頭皮發麻,身軀也僵硬不再亂動,而是想要小聲的詢問他是誰,求他放過自己,可是被卷在一起塞到她口中的襪子阻擋著她說話,變成了微弱的嗚嗚聲音。

  田宇看到她停下了過激的動作,內心也是松了一口氣,他也害怕沈欣雨過激的動作傳出噪音,雖然現在暫時隔間外的衛生間還沒有人,但不難保證會突然進來個人,同時他也有些后悔自己想的不夠謹慎讓她醒來,光想著刺激了忘記了危險,不過看到她老實下來也是放心了一些。

  田宇大概能猜出她想要說的話,所以繼續威脅道。性吧首發“表現的很好,放心只要乖乖的不亂動不亂吵,我不會殺你的,我也會放你離開,聽明白了么?聽清楚了就點點頭。”

  聽到田宇威脅的話,處于緊張害怕狀態的沈欣雨慌忙點著頭表示自己聽懂了。可是,這個傻女人一點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要面對的折磨是怎樣的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