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海灣戰俘
海灣戰俘

海灣戰俘

黛安娜的命運已經由薩達姆在他的作戰會議的講話中決定了。


  薩達姆對于他的宣傳廣播在反戰活動活躍的美國沒能獲得預料的成功而非常失望。雖然他向美國的媒體提供了很多電影在里面,黛安娜.貝克少校和其他四名飛行員承認轟炸了醫院和學校,并宣布支持“勇敢的伊拉克人民”,但還是沒有起到作用。事實上,正是由于這些影片使他反而使更多的輿論開始反對他,甚至那些原本反戰的美國媒體也轉而反對他。


  他承認還不了解他的對手。但幸運的是,他還有更高明的計劃。


  從目前來看,他的軍隊將不可避免地被打敗。但如果能夠在他的軍隊被打敗之前,使帝國主義者們也流出足夠的鮮血,那么他依然還是阿拉伯世界的英雄。


  要做到這些,他必須在他的軍隊被最終打敗之前,進行一場成功的戰役。而這些的關鍵在于哈米德.拉希德將軍--第三軍團司令官,也是他的軍隊中最優秀的司令官。


  薩達姆在心里暗暗慶幸,沒有使拉希德遭遇像其他兩伊戰爭中的英雄遭遇的那種直升機“意外事故”。正是由于這個家伙同樣令美國人無法接受,所以他們才沒有支持他進行一場政變。現在薩達姆將利用他為自己帶來一場勝利。


  從拉希德以往的記錄來看,這個將軍是個不折不扣的虐待狂。他曾經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命令自己的部下將那些被他的軍隊抓獲的庫爾德女人活活拷打至死。


  薩達姆決定將這個美國女飛行員送給拉希德,這個禮物將保證將軍至少在一段時期內的忠誠。然后他將指派間諜去收集拉希德作為虐待狂的證據,這些將使他能在戰爭結束后徹底毀掉拉希德將軍。


  他的部下對這個絕妙的計劃都完全贊成。


  ……


  幾個小時以后,黛安娜.貝克少校被從亞吉德上尉的關押中帶了出來。吃過一頓飯后,他們給她換上了自己的飛行服,盡管里面沒有穿內衣。


  隨后,黛安娜被帶上了一輛普通的汽車,開始了朝著靠近科威特邊境的南部--拉希德將軍的總部的危險旅行。


  黛安娜坐在車里,雙手放在面前,看守著她的警衛只是默默地在一旁注視著她。隨著越來越遠離亞吉德的控制,黛安娜逐漸高興起來,因為她認為自己顯然已經從亞吉德--那個虐待狂的手里逃脫出來,她甚至開始認為自己最可怕的這段遭遇終于結束了。


  隨著信心的逐漸恢復,黛安娜開始為自己在亞吉德上尉手里那段時間中遭受的痛苦和屈辱感到憤怒。她開始相信那個可惡的虐待狂上尉一定是已經因為他野蠻的暴行,而被調到了薩達姆控制中的伊拉克的另一個地方。按照黛安娜以前的習慣,她甚至已經開始計劃以后如何將自己遭到的種種折磨,一一還給那個伊拉克雜種!


  當汽車到達拉希德將軍的總部時,黛安娜相信到了自己得到補償的時候了。


  在拉希德將軍自己看來,他就是那個曾經在八世紀打敗了基督教十字軍王國的英雄撒拉丁的化身。他那些軍隊中的對頭--幾乎包括所有的團以上的軍官,在私下談論他時都只用一個字來形容--瘋狂。他傲慢、無情、殘暴,但因為將軍在兩伊戰爭中成功地打敗了伊朗人,所以他甚得軍隊中下級軍官的擁護。


  這就是黛安娜幻想能夠幫助她,并對于她在被囚禁中遭遇的暴行給予補償的那個人。對黛安娜來說,更大的不幸是拉希德不僅能聽懂,甚至能夠說一口流利的英語。


  起初拉希德將軍感到驚訝,一個女人竟然敢在自己面前以這樣一種無禮的方式對自己講話!但黛安娜卻把這當作了一種默許,她不僅滔滔不絕地說著,而且直接了當地要求將軍“處置”那個亞吉德上尉。


  拉希德將軍沉默了半天,突然揮手狠狠地給了黛安娜一記耳光!有一陣他幾乎說不出話來,他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在他自己的總部里,當著他部下面前,一個女人、一個美國女人竟然稱她自己為“勇士”?!


  拉希德終于又能開口說話了,他遣走了押送黛安娜來的警衛,命令自己的部下將嚇得渾身發抖的女飛行員帶進自己住處的秘密房間。他命令手下再次將黛安娜的衣服剝光,然后將她臉朝墻站著,捆在墻上一個鷹的雕像上,然后命令部下離開房間。


  將軍的目光落在黛安娜赤裸著的結實而勻稱的后背和臀部,她的皮膚是那樣的光滑,沒有一點瑕疵,但很快這些就將發生變化。


  拉希德拿過自己最得意的用具,一根來自軍用卡車上的、長長而又硬梆梆的橡膠帶,慢慢舉了起來。將軍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是1968年,當時的教官教給他如何用這種東西和一個庫爾德男人交談。現在他手里的這根和當初教官使用的那根同樣的沉重和殘忍。


  將軍不理會黛安娜的苦苦哀求,他對這些沒有興趣,只喜歡看到這根可怕的橡膠帶使用后,在女人身上出現的變化。


  他選擇了黛安娜那結實而豐滿的胯部為第一個目標。拉希德用盡全力掄起橡膠帶朝著黛安娜的臀部抽了下去!頓時,黛安娜豐滿的屁股上出現一道長長的、皮開肉綻的可怕鞭痕!隨著她的一聲聲慘叫,可怕的刑具一下下落在了女俘虜的身上。


  黛安娜感覺自己好像正在被剝皮一樣,那可怕的橡膠帶好像要將她屁股上的皮膚都撕開了!黛安娜被緊緊地捆綁在墻上,根本沒有可能從這可怕而緩慢的拷打中逃脫出來。但她還是拼命掙扎著,被捆綁著的手腳努力扭動著,試圖躲避這難以忍受的殘酷鞭打。


  一陣陣火辣辣的劇痛從屁股上傳來,但更糟糕的是,不等這一次的疼痛從意識里淡去,緊接著又開始了下一次的鞭打。黛安娜不停地凄厲地大聲慘叫,除了慘叫之外她什么也做不了。


  “啊!!!不、不!!求你、不要打了!啊!住手啊!不!!”


  黛安娜凄厲的慘叫幾乎整個總部都能聽見,但將軍正希望如此,沒有人能使他受到侮辱后又逃脫懲罰。將軍正希望這個美國女人的慘叫能被所有人聽到,尤其是那些懦弱和膽小的家伙。


  黛安娜肥大結實的屁股上已經布滿了一道道血紅的鞭痕,與健康的肉體上雪白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站在女人的背后,拉希德能清楚地看到赤裸的女人不住抽泣著,渾身不停地發抖。


  他舉著手里可怕的橡膠帶,慢慢地對準了黛安娜傷痕累累的屁股下面,那結實而細嫩的大腿根部。


  “啪”地一聲沉悶的聲音,立刻在女飛行員大腿根白嫩的肌膚上暴起一道深紅色的鞭痕!隨著那沉重的刑具一下下落在黛安娜的大腿上,那里很快也被抽打得血肉模糊。


  “啊!啊!!!!!不!請不要、不要!!啊!!”


  拉希德絲毫不為女人凄慘的尖叫和哀求打動,他揮舞著橡膠帶,慢慢地將目標重新回到黛安娜已經遭受過拷打的臀部。他小心而緩慢地抽打著女人的臀部,確保那可怕而殘忍的鞭痕能均勻地布滿這個女俘虜肥大的屁股的每一寸肌膚上。


  然后將軍又開始慢慢地拷打起女飛行員光滑而細膩的后背。


  “啊、啊!不要!求求你!饒了我吧!!嗚嗚嗚……”


  長長的橡膠帶重重地落在黛安娜的背上,它的前端輕易地繞過她的肋部,擊打著她豐滿肥碩的乳房,帶給她更加無法忍受的痛苦。


  黛安娜赤裸的身體抽搐著,緊緊地貼在墻上,不停哭泣著,眼淚和鼻涕順著臉上流在冰冷的墻壁上。她被抽打得傷痕累累的身體上流滿了汗水,在房間燈光的映射下反射著刺眼的光亮。


  黛安娜感覺自己的后背像是被剝了皮一樣火燒似的疼痛!


  “啊!不、不!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求求你!……”


  毒打果然停止了下來,可黛安娜還是緊張得渾身哆嗦,小聲抽泣著,恐怕還有更殘暴的折磨。


  忽然,黛安娜感到兩只有力的大手在自己的屁股和后背上輕輕揉著。拉希德將軍雙手撫摸著女人那已經被鞭打得皮開肉綻的后背和屁股,他把手指上沾上黛安娜血肉模糊的鞭痕中流出的鮮血,然后將手指放進自己嘴里,感受一下這個遭到殘酷拷打的女飛行員流血的味道。將軍感到很滿意,他喜歡看到這些賤女人流血,喜歡這種血腥的快感。


  將軍用雙手輕柔地撫摸著黛安娜的臀部和大腿,他要讓這個已經被嚇得渾身抽搐的女人放松下來。


  黛安娜已經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遭受到什么,毫無疑問這個殘忍的家伙要粗暴地從屁股里強奸自己。黛安娜好像又清晰地感受到了當初被亞吉德一伙殘忍地雞奸的痛苦,但她已經明白了,自己不能有任何反抗。


  她感到將軍硬梆梆的家伙已經頂在了自己已經不是處女的屁眼上,隨后一種火辣辣的疼痛隨著肛門被撕裂一般的漲痛,迅速地從背后的肉穴里傳來。


  亞吉德感到這個女人的肛門還好像未婚女人的肉穴一樣,緊湊而有彈性。他用力地將自己整根肉棒都塞了進去!


  一種熟悉的巨大漲痛通過下腹襲擊上來,黛安娜一瞬間感覺好像身體要被撕開了一樣,幾乎失去了知覺。她立刻失聲痛哭起來。


  “啊!不!你、你弄痛我了!啊、求你,停下來!求求你!!”


  拉希德很高興順利地插進了這個女人的身體,他按照自己習慣的方式,抱緊黛安娜沾滿汗水和血水的身體,用力地抽動起來。


  黛安娜痛苦地扭曲著身體,機械地向上弓起,好像要逃脫這可怕的奸淫,但將軍的肉棒還是毫無阻攔地在她的屁股里進出著。


  拉希德的雙手繞過黛安娜的身體,緊緊地抓住了女人胸前兩個健康而肥大的乳房。他感到被施暴的女人的兩個乳頭竟然已經硬了起來,將軍在用胯下的肉棒暢快而粗魯地抽插著黛安娜的屁眼的同時,雙手也配合著用力地揉搓起兩個富有彈性的肉球來。


  將軍能清楚地感到被自己緊緊控制著的女人那豐滿而健康的肉體在不停地蠕動掙扎著,比起肉棒被女飛行員肛門里緊密的肉壁緊緊包圍帶來的快感,這更令他興奮。


  “美國婊子!你現在是我的奴隸!!無論何時何地,你都必須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如果你膽敢違抗,我就用這根皮帶把你這身賤肉都打爛!!”


  將軍一邊用力地奸淫著黛安娜的屁眼,一邊在她耳邊用嘶啞粗魯的聲音惡毒地罵著。


  “你必須表現出對我的尊重來,賤貨!!”


  拉希德流利的英語使黛安娜將他惡毒的咒罵聽得清清楚楚,巨大的羞辱使她渾身顫抖起來。敏感的乳頭被大力地捏著,傳來的一陣陣難以忍受的疼痛,提醒著黛安娜放棄反抗的念頭。黛安娜試著把頭靠在墻上,全身放松,盡量減輕被強奸和虐待的痛苦。


  “婊子!你必須回答我的話!”拉希德咆哮著,用力捏著兩個已經漲大了乳頭。


  “是,先生。我、我……啊!!!對不起,先生!”


  拉希德粗暴的雞奸和不停地對兩個乳頭的凌虐,使黛安娜痛得幾乎要昏了過去,她一邊抽泣著,一邊屈辱地回答著他的問話。


  拉希德感到了一些滿意,他繼續集中精力奸淫著女人的肛門。他粗大的肉棒像活塞一樣在黛安娜被撕裂的屁眼里進出著。


  黛安娜感到自己的肛門已經被撐裂流血,渾身都在疼痛,兩個乳頭被拉希德有力的大手使勁地捏扯著,好像要被從乳房上撕掉了下來。現在她只能斜靠在墻上,沉重地喘息、呻吟著。終于,她感到一股熱乎乎的液體噴射進了身體。


  黛安娜渾身酸軟,無力被手腳上的繩子拉扯著站在墻邊。將軍慢慢地解開她雙手的綁繩,然后又將她雙手背到背后捆上,再解開捆著她雙腳的繩索。


  拉希德拖著黛安娜來到墻角的一張床前,命令她跪在床邊說:“我要試試你是否聽話。如果你不老實,我就像剛才那樣再鞭打你兩次!”


  他從槍套里拿出手槍,說:“我命令你把我這個上面的臟東西都舔乾凈!如果你敢用牙碰到它,我就殺了你!”


  手槍指著黛安娜的頭,她看著拉希德那半硬著的肉棒上沾著的那些令人惡心的污穢,立刻胃里一陣翻滾。但黛安娜不敢反抗,她痛苦地慢慢張開嘴,伸著柔軟的舌頭在他那骯臟的肉棒上仔細地舔了起來。


  拉希德的肉棒上沾滿了黛安娜肛門里殘留的糞便和他自己的精液,以及一些其他骯臟的東西。黛安娜小心地用舌頭一點點地將這些污穢舔下來,然后流著眼淚將自己苦澀的糞便和那些惡心的東西吞進去,她幾乎要立刻嘔吐出來。


  黛安娜的唾液沾滿了拉希德丑陋的肉棒,同時也順著她的嘴角流下來,過了半天終于將他骯臟的肉棒舔乾凈了。


  “很好,婊子!現在你下一個目標是我的靴子。我靴子底上的那些東西就是你們美國人說的“駱駝屎”!弄乾凈它!”


哈哈哈 ,美國女人就是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