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愛恨交加
愛恨交加

愛恨交加

正到下班的時候,突然下起了暴雨。天地之間掛起了一道簾幕,遮蓋和淹沒著一切。偶爾,幾道閃電刺破天際,映出周圍高樓的影子。我點上煙,耐心地等待著。


  同事們紛紛回家,辦公室里只有我和清潔工,電燈因為打雷的關系,忽亮忽暗,唯一不變的是那火紅的煙頭。


  已經快要燒到過濾嘴了,我嘆了口氣,把香煙扔掉。


  雨仍然很大,在這樣的季節里,很少有那種滂沱大雨。我把摩托車從地下車庫開出來,戴上頭盔。我沒有穿雨具,因為那么大的雨,穿和沒穿一樣。


  車子開上街頭,周圍的行人很少,即使有,也稀稀落落地躲在商店的屋檐底下。雨水馬上就把我身上所有的衣褲打濕了,冷冷地貼在皮膚上。


  我騎得很慢,既然已經淋了雨,也就無所謂多少。雖然自己也是那樣無可奈何地生活,但還沒有到尋死的份上。


  拐過一個街角,我習慣地向上望了望。那里曾經住著我的女朋友。一想到了她,我的心里感到一絲的溫意,隨后是隱隱的心痛。那是許多年以前的事情。


  我和她是一個班級的同學,關系很好,屬于那種談得來的異性朋友,經常一起放學回家討論功課。


  那時候男女同學都已經發育,也懂得了異性的吸引力是什么。我對她也有好感,她也從來沒有拒絕,一切都在不置可否地進行著。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挑明過關系,偶然有機會,她也總把話題叉開。


  上了大學以后,我們分開了,因為大學都是住讀的,我們的聯系慢慢地減少了。但是,我從來沒有覺得對她的思念有消失,甚至在夢里,朦朧之中有個女孩子的笑臉,和她一模一樣。


  最后一次聽見她的消息是一年前,我幾乎是同時聽到她有男朋友和結婚的消息。我知道原來她的「老公」比我大幾歲,好像是一個老板。那一刻,我正在和老同學打牌,我們坐在露天的草地上。我抬起頭,看到似乎天色暗了下來,胃開始疼痛。


  摩托車緩緩地轉過街角,我有一種預感,今天會看到,她。馬路對面有對中學生模樣的男女生,緊緊地擠在一把傘下,男的很帥,在他的懷里是一臉無辜而幸福的女孩子。


  我拐過彎,剎那間,時間停止了。馬路的中間有一個穿白色衣服的孕婦,腆著足月的肚子蹣跚地向對岸走去。那是一張我此生都無法忘記的臉。風呼嘯著,把她手中的傘吹得東倒西歪,一旁是個年輕男子攙著位老婦趕在后面。


  天色很暗,但是隱約中她似乎已經換成了短發,像許多孕婦一樣。


  在我的身下,車輪劃過積水,一切都慢得可怕。


  我的耳朵被緊緊包在頭盔里,但是雷聲卻透進來,震得里面嗡嗡得響。在雷聲后面,我似乎聽到了她的處女膜被撕裂的聲音,還有她那強做快感的呻吟。


  我的胃開始抽搐。


  她瞟了我一眼,看見一個騎著摩托車,渾身被雨澆透的人,卻頂著個頭盔遮住腦袋。


  她的肚子不再如以往的平坦,像小山似的隆起。她的騷屄不知道要經過多少次抽插,被那個男人灌入多少精液,才造就了現在的愛的結晶。


  突然,一股不可遏止的怒火從我心里迸發。我旋動了油門,馬達轟鳴起來,摩托車猛然加速,向她沖了過去。


  前燈照在她身上,她驚懼地轉過身,呆站在原地。摩托車以60碼的速度,前輪撞在她挺起的肚子上,將她彈飛起來。


  我聽到一聲悶哼,她的身體向后飛去,落在2米遠的地上,雙腿向外叉開跪下,捂住下體。


  她向我望了一眼,那是種空洞的眼神,里面什么也沒有。過了兩秒鐘,她人軟軟地倒了下去。


  一切都發生地那么突然,那男子和婦人連驚呼也來不及,完全呆住了。


  我一加油門,向小路竄去。雨仍然是下得那么大,天色更暗。


  從那時起,關于她的消息慢慢多了起來。


  車禍的當天,她的孩子就沒有了。有人說,本來月底就是生產的日子,那一撞實在太厲害,送到醫院的時候,孩子的腦袋整個從子宮里擠出來,伸到陰戶外面等等。但是些是可信的,她被我撞斷了后面的脊梁骨,整個下半身,從腰那里沒有感覺了。半年之后,她男人和她離了婚,沒有一個老板會和下身沒感覺的女人在一起,那和奸尸沒什么兩樣。臨走的時候,他什么也沒留下。她只好回了自己家。


  以后,我從同學那里找到她的電話。因為彼此沒有聯系很久,我幾乎費了很大工夫才使她重新信任和接受了我。當然,那還只是一般好朋友的關系,因為我開始就和她闡明,現在的我已經過上了很穩定而優越的生活,而且老婆也很賢惠等等。


  又過了半年,我終于踏進了她過去娘家的門,而且還帶上了妻子。


  她家沒什么大變化,和很久之前幾乎一樣,有幾件家具換了。墻上的壁紙已經斑駁,地板陳舊,但很干凈。


  她坐著輪椅來開門,從她口中知道,原來她的父親前些日子因為車禍去世,母親在外面做一些小生意,兩個人的生活很清貧。


  她顯得很憔悴,老了許多,但是,她的臉上永遠都透出以前那個美麗而可愛的小女生的影子,無法抹去。


  我介紹了自己的老婆給她認識。我的老婆比她年輕,美麗、肌膚光滑、乳房堅挺。


  我們聊了一會,她說現在自己通過網路投稿,也寫一些小文章,畢竟,自己也經歷了那么多事情,應該寫出來讓別的女生看看。


  那一刻,我神情激動,以為她要說她認錯了人,走錯了路之類的話,然后就會暗示我自己曾經有一段多么純潔的愛情,可惜放棄了。


  但是她什么也沒提到,她的結論是,自己的命運不好,過馬路要小心等等。


  她還是和過去一樣傻,永遠也不會知道曾經有個人多么地愛她,甚至此生都不能割舍這段感情。


  趁她把輪椅搖到客廳里去拿水果的當,我做出了一件最不可思意的事:我掏出浸了乙醚的手帕,捂住了妻子的口鼻,她立刻就癱軟下來。我輕輕把妻子抱上沙發,走到客廳,繞到她背后,把她也麻倒了。


  我把她推到床邊,然后抱妻子到床上。輪椅中的她睜著雙眼,怔怔的,就像那天的樣子。


  我幾下扒光了妻子身上的衣褲,露出青春美麗的軀體,她的皮膚光滑細膩,乳頭是粉紅色的;身上的毛發很少,陰戶高高隆起,上面稀稀疏疏有一些恥毛。


  我和妻子是去年才認識的,當時她剛剛從大學畢業,進入我現在的公司。因為我是她的頂頭上司,加上平時對其照顧有加,她很快便和原來的男朋友分手跟了我。剛進公司那會兒,有幾次我在公司底樓看到一個男生,怯生生地被保安攔在門外面,等她下班。但是很多次她都不理不睬自顧自往前走,害得那男生像哈巴狗樣跟在后面。但是她對我非常尊重,碰見就叫經理,還端茶送水。這樣一來二去的,我倒也習慣了。


  記得妻子剛和她男朋友分手的時候,整天哭哭啼啼像個淚人,弄得倒像是被甩的是她。妻子的性欲挺旺盛,而且不忌諱任何形式,只要我喜歡,虐待、肛交來者不拒。但是有時和妻子作愛的時候,我會想起那個讓我魂縈夢遷的她,這時候就會有兩個結果:要么變得興致全無,軟遢遢;要么變得氣憤異常,硬梆梆。


  現在這兩個女人都在我的面前,一個是我曾經想要而沒有得到的,她已經衰老,而且會繼續衰老下去,一個是自己送上門的,一直以為我很愛她,雖然肉體豐腴誘人,但我從來就沒有動心過。


  我提起勃起的肉棒插了進去,妻子的肉穴里始終是濕漉漉的,她很年輕,但是使我勃起的原因是那個旁觀者。我使勁地大把抓妻子豐滿的乳房,揪出一條條指印,而且快速地抽插,淫水很快從肉穴里溢出,里面的腔肉里外翻動,勃起的陰蒂抵在我的恥骨上。


  〈到這淫糜的景像,坐在輪椅上的她面色也開始發紅,呼吸急促起來。


  妻子受到的乙醚量比較小,一會就慢慢醒轉,嘴上卻大聲呻吟著:「哦……操我……哦……后面也要……」當睜開眼睛,看到這個景像,掙扎著扭動身體:「啊……你干什么?放開我……嗚……」為了防止她叫喊,我雙手卡住她的脖子,立刻,妻子的臉就漲紅了。


  「干……干……什……么」她的聲音含混不清。


  我加大力氣,下邊也更深入地挺進。


  我眼看著妻子的臉色由紅變紫,額頭上的血管和青筋一根根地暴起,眼睛充血。她奮力地蹬動著雙腿,無奈被我的身體擋住,只能無力地向天空伸去。慢慢地,她的掙扎變小了,舌頭伸了出來,烏突出,眼中的光彩漸漸隱去。


  我繼續卡住脖子,忽然她雙腿猛烈地抽動了一下,我感到下體被巨大的力量地吸住,這樣持續了半分鐘左右,她的身體完全松懈了。


  殺了這樣的美女未免可惜,但是我一點也不愛她,但是最關鍵的,她不應該今天吵著要和我一起來這里,看到我的本來面目。


  我把妻子的尸體推到床的一角,她美麗的軀體非常柔軟,在那里堆成一團,手和腳交錯著疊放在一起,一只乳房從縫隙里鼓出來。


  我把滿臉恐懼的,我的最愛的女人抱到床上,一點一點地解開了她的衣服。


  她的胸部已經很平坦了,只有兩顆乳頭挺立。扒開三角褲,里面濕嗒嗒一大片。


  因為下體癱瘓了,我輕松地把把她的兩腿分開,張到最大的角度,露出完整的陰戶。我低下頭,把臉緊緊地貼上去,舌頭伸進濕潤溫暖的陰道里,吸吮了一下她分泌出來的淫水。


  我站起身,說:「等我一下。」


  我挺著那紫紅色向天聳立的肉棒,走向廚房,拿了一把鋒利的菜刀。回到臥室,我躺在她的身上:「知道嗎?我一直很愛很愛你。但是你不知道。你從來沒有在乎過我的感受。」我慢慢找到她位于脖子上的血管,輕輕地,一點一點地割下去。


  「我不知道你為什么……以前……一直躲著我。你怕嗎?嘿嘿,現在,我來了……」刀子在她那有些松弛的皮膚上劃過,切開淺淺的口子,馬上就要碰到血管壁了。


  「你知道我得知你結婚了,是什么感受?你知道我愛你嗎?為什么?為什么……你不肯給我一個機會……就是因為我那時侯很窮?沒發達?」一絲血液流了出來,她的身體反射地抖了一下。


  「你知道什么才是愛情?我!我就是愛情。我最愛你,你知道嗎?!」「我還要告訴你一個秘密,什么?猜不出來?讓我告訴你,一年以前,是、我、撞、你!」「我對不起你的,我不舍得傷害你,但是你知道嗎?我要讓你知道你到底得到了什么樣的愛情。他離開你了,什么也沒留下,你以為你能留下他的人嗎?」她的眼睛里涌出了淚水,沿著眼角流到兩鬢。


  「我很痛心……你知道什么是痛心嗎?你們女人只知道流眼淚,但是你們真正痛心過嗎?……你們不會知道,男人不流眼淚,男人只會在心里流血!」她兩邊的血管都已經割開,血流地躺到床單上。


  「現在,我要擁有你了,我要進入你的體內,雖然那里已經是別人的地方。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哈哈哈哈!」我笑起來,笑出了眼淚。


  我擼了擼有些軟掉的肉棒,捅了進去。里面很松,幾乎沒什么感覺,但是,我很賣力地抽插著、攪動著,希望能給她快樂。


  她的嘴里除了喘息就是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身體開始能動了。


  我丟掉菜刀,雙手捏住她的乳頭,溫柔地轉動,俯下身體,舔她的乳暈和耳墜。肉棒在她寬大的陰道里攪動,和淫水發出「卜吱、卜吱」的聲響。


  血液越流越多,有些來不及滲到床單里,流淌到地上。


  我更加奮力地沖刺,幾乎要把她的腿扳斷,我的嘴巴靠在她的脖子上,大力吸吮她的血液,整個房間里彌漫著濃稠的血腥氣味。


  她的腰向后拱起,不,應該說是被我頂起,血流到她胸口上,再抹到我身體上。


  慢慢地,我們成了兩個在血池中嬉戲的人,發狂地交媾著。


  她已經能夠行動了,但是因為失血過多,完全失去力氣。


  她的眼睛由黑色逐漸變成灰色,皮膚雪白,嘴唇因為失血而開始干癟。


  我緊緊著抱住她,使自己更深入,但是的她的身體已經開始發冷,生命的力量正在消失。


  高潮就要到來,我感受到大量的精液正在自己的下體積聚,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高潮。


  「我愛你!我愛你!……」我發狂地呼喊著。再也忍受不住,下面的閘門打開,滾燙的精液沖向了她的子宮,似乎無窮無盡。


  我感到她的陰道突然抽動了起來,肉壁翻江倒海般地包裹住我的肉棒,劇烈顫動著,而她的雙腿也不可思議地盤住我的腰肢,越纏越緊。她恢復了知覺。


  時間仿佛停頓,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已經軟軟地沒有了氣息。


  我面對著那張熟悉而陌生的臉龐,已經毫無血色。她的嘴唇輕微地在動,我仔細地看著,原來她在說:「我、愛、你。」剎那間,那美麗的大眼睛里,兩顆巨大的淚珠滾落下來。然后,她灰色的眼睛變得完全沒有生氣,生命已經離她而去。


  我替她閉上雙眼,從她仍舊溫暖的陰道里抽出來。我把她的雙手交叉放在私處,她是那么美麗,全然回到了青春年華的時候,楚楚動人,清純的樣子。


  我淌著血走到客廳。外面正刮著大風,呼嘯著穿過周圍的高樓間的空隙,發出呼呼的聲音。


  我費力地打開窗子,下面的人小如螞蟻。天色陰沉,在低一點的地方,巨大的積雨云快速地移動著。遙遠的天際,有一絲亮線射向大地,那里的天也是金黃色的。


  我望著天際,縱身跨了出去,風從耳際劃過,只能聽到自己的體內,遙遠的地方,心臟緩慢而有力地跳動著。


  「……咚……咚……咚……啪……」


  【完】